超级大乐透
超级大乐透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超级大乐透:金陵秘事

超级大乐透 www.trcsj.com 2020-03-25 09:35:00 

3c16845fe51ffb2d

集數 :32集

類型:懸疑諜戰

導演:樓健

主演:孫巖,秦海璐,修宗迪,張英

播出:梅州-1《黃金強檔劇場》3月25日

劇情簡介

《金陵秘事》是一部以民國時期為故事背景的諜戰劇。1948年的南京,國民黨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發動內戰。兩年過去,導致大量軍費開支,中央財政近乎崩潰。為彌補國庫虧空,拆東補西,秘密擬定了一項冒險的金融改革計劃,改“法幣”為“金圓券”,妄圖利用改換幣制,擺脫日益惡化的通貨膨脹,力挽狂瀾于即倒。以總經理侯安平為首的亞東銀行為了爭奪金圓券代理發行權,從“財、色”兩個方面發動了對政府高官的秘密賄賂,一名心地善良的普通小會計秦兆旭無端被裹挾在了這場權錢交易的暗流中,進退兩難。一樁深夜發生在別墅的命案使劇情驚心動魄,名震京滬的越劇名伶白燕燕三月前明明已經告別舞臺移居美國,卻被意外發現和她的啞巴女傭雙雙倒在了南京城外“靜一齋”別墅的血泊中。郭智仁和他的督察大隊從這一樁刑事案件中抽絲剝繭,卻查出了一件牽連到國民政府辦公廳幾位高官的驚天受賄大陰謀!就在貪官紛紛浮出水面、真相即將大白之際,卻被南京政府最高首腦下令無限期休庭。

176651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8年夏天,南京城出了一樁聳人聽聞的命案。死者一位是名震京滬的越劇皇后白燕燕,一位是國民黨高官南測海的秘書,案件撲朔迷離,調查頗費周折,它和當時國民黨幾位核心人物的一樁陰謀緊緊聯系在一起。 三個月前,老蔣在莫干山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剛從贛南調來的經濟督察郭智仁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會議。 南測海的秘書楊奇峰密會亞東銀行總經理侯安平,把此次會議最大的秘密告訴了他,那就是:金圓券即將發行。楊奇峰知道南部長一直垂涎于南京城里的越劇名伶白燕燕,而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眼下卻正是侯安平的情人。 楊奇峰告訴侯安平,為了替亞東銀行爭取拿到金圓券的收兌權,最好的禮物就是白燕燕。

第2集

郭智仁的經濟督察大隊在南京城掛牌成立,從警察局偵緝隊調來的大隊長龍政是郭智仁當年在重慶警察學校當教官時最心愛的學生。 銀行主管廖福人和侯錦華猜測小職員秦兆旭可能已經發現他們做假賬的秘密,背著侯安平將秦兆旭列入裁員名單。 杜少從美國定購了大批盤尼西林急需大量美金。侯安平卻不肯貸款給他。杜少很惱火,對侯安平起了殺心。 郭智仁的女兒郭小雨跟著母親劉靜宜剛到南京,暫時被安排住進了中央飯店。正巧遇到侯安平為白燕燕舉行告別晚宴。深夜,楊奇峰和侯安平帶著剛買的啞巴女傭阿歡把大醉的白燕燕抬進汽車,送到一處叫“靜一齋”的別墅。為了給母親治病,秦兆旭想找總經理說情讓自己重回到亞東銀行工作,他趕到工地卻正好親眼目睹了杜少雇來的殺手槍殺了侯安平!警察趕來扣留了現場所有的人,秦兆旭也被拉上囚車。 禍不單行,就在這一天,金陵大學的學生們在街頭募捐。特務向學生開槍,郭小雨為?;つ季柘涫萇?,被龍政送進醫院,侯安平腹部中彈大量出血。

33225948

Img391853397 (1)

Img391997872

第3集

小雨得知救自己的英俊青年就是當年在重慶時經常跟自己一起鬧著玩的龍政哥哥,龍政其實是我黨地下特工。白燕燕被迫成了南測海的地下情人,并看到他跟總統的合影。 ,秦兆旭憑著記憶畫出了侯安平槍殺案的兇手阿昌的畫像,阿昌很快就在南京通往上海的快車上被捕,但當晚卻在監獄被人滅口。郭智仁和龍政分析杜少的寶華貨棧囤積居奇,一定早做轉移,不會放在眼皮子底下,督察大隊應該廣為撒網才是。 侯安平傷愈,說要準備一個私人血庫,侯錦華順水推舟答應把秦兆旭召回銀行。楊奇峰感覺南部長對他有了懷疑,趁機建議今后侯安平給南測海的賄賂直接由白燕燕轉交。南測海告訴楊奇峰,上面又要派來一個叫做喬瑞年副主任,竟是一個將近50的老處女。

第4集

侯安平讓秦兆旭每周兩次去“靜一齋”,照顧一位寄住在那里的患有精神病的遠房女親戚的生活。南測海授意其他委員在喬瑞年面前說亞東的好話,喬瑞年道出侯安平遇刺的事情。 侯錦華的妻子和兒子要從重慶到南京來,侯安平在家里舉行一個酒會給他的太太接風,并把楊奇峰請來作陪。 秦兆旭來到“靜一齋”,見到白燕燕嚇了一跳。 廖太太根據廖福人的授意跟郭智仁的妻子劉靜宜套近乎,郭智仁告誡妻子不要收受別人的東西。 劉靜宜找到廖福人家去送回那些罐頭,卻被太太們留下看打牌。白燕燕閑得無聊,開始百般捉弄南測海,弄得南測海難以招架。

第5集

侯錦華逼問鄭蓉蓉和秦兆旭的關系,他讓妻子發誓從此不跟這個男人來往。侯安平沒讓白燕燕進醫院,而是帶著大夫到靜一齋來給白燕燕打針,白燕燕非常絕望。 秦兆旭去給白燕燕送東西,途中看到一輛軍車停在寶華貨棧不遠的地方,他認出當初槍擊侯安平時站在阿昌身邊的歹徒,趕緊報告了侯安平,侯安平急著要他趕緊報告督察大隊。 秦兆旭帶著龍政和歐陽清來到寶華貨棧,龍政發現可疑痕跡,回來向郭智仁匯報,郭智仁按照牌照號碼查出那輛軍車是陸軍聯勤總部倉庫的,懷疑杜少囤積居奇的貨物轉移到了軍用倉庫。郭智仁動用了小蔣的關系,親自和張顯拿著國防部的大紅關防來到軍用倉庫,終于查出倉庫里藏著大批糧食和藥品。

t015520f292a164a807

t0127b8bef139412262

U1584P28T3D3487190F328DT20111122105645

第6集

侯安平逼著秦兆旭專門為他充當給委員們送賄金的“白手套”。秦兆旭開始分別給委員們送賄金……郭智仁明白南測海等委員跟亞東銀行的關系不一般,果然,在第二天督察大隊到亞東查賬之前,侯安平早已經接到楊奇峰的密報,連夜改了賬本,把窟窿都堵上了。郭太太劉靜宜成了廖家牌桌上的???,廖福人與侯錦華商量著如何從劉靜宜這里迂回下手,搭上郭智仁的關系。 侯錦華讓鄭蓉蓉利用和楊奇峰的同學關系去做臥底,套取南部長那邊的消息,被鄭蓉蓉斷然拒絕。廖福人動員劉靜宜和他們一起做生意,劉靜宜終于禁不住誘惑,在投資入股的契約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

第7集

秦兆旭決定把每次的賄賂方式、時間、地點、來人的相貌都詳細地記在一個黑本子上面,他還憑著記憶,把那些人的樣子都畫了下來。 鄭蓉蓉約楊奇峰在茶社見面,但提前一小時約了秦兆旭。鄭蓉蓉向秦兆旭談起自己現在的生活。侯錦華再次警告鄭蓉蓉,不能單獨跟秦兆旭見面。南測海把人家給他的賄金都交給白燕燕保管,白燕燕每次都偷偷從紅包里抽出幾張留給自己。南測海發現侯安平每次送來的錢都比原先少一些,楊奇峰來到靜一齋,勸白燕燕把錢投資股市,時局越亂,越能趁機發大財。白燕燕將信將疑。

第8集

監理委員會做出了“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的決議草案,提交總統拍板。關于收兌銀行也提出了美旗和亞東兩家,準備盡快投票表決。喬瑞年態度不明,南測海心里很擔憂。秦兆旭路上遇到白燕燕的琴師鮑小禾,白燕燕求他幫她見鮑小禾一面,并把自己被侯安平轉送南測海的一切秘密都告訴了秦兆旭。秦兆旭在美旗銀行租了一個保險柜,把黑本子放了進去。主計部下班時正下大雨,喬瑞年的車子出了問題,楊奇峰提出用南部長的汽車送喬瑞年和王茜,同一時間,秦兆旭正裝扮成洋車夫,拉著披著斗篷的白燕燕去見琴師鮑小禾。鮑小禾拉起越胡,白燕燕跟著琴聲唱起了最拿手的《桃花扇》。喬瑞年聽到了白燕燕唱戲的聲音,南測海不由得一愣。

U5911P28T3D3483697F326DT20111117113105

第9集

郭小雨大膽向龍政表白了自己對他的感情,弄得龍政手足無措……第二天一早,當學生們(包括郭小雨)來到事先約定的德興巷時,卻發現督察大隊已經把道路封鎖了,為首的就是龍政。小雨主動請纓出面去策反龍政,龍政卻說把她教訓了一頓。 楊奇峰故意往喬瑞年的稀飯中放了巴豆,喬瑞年拉了兩天拉脫了水,楊奇峰趕緊把她送到醫院。警察局的便衣包圍了瑤池澡堂,要來堵截地下黨來接頭的便衣。龍政發現,裝作昏倒,龍政在緊急當口通知了胡掌柜,成功掩護了前來接頭的同志。馬竟成對龍政突然昏倒起了疑心。 楊奇峰守在醫院陪伴喬瑞年。王茜向他透露一個消息,說部里有個主任調離了,干部局準備讓楊奇峰補上這個空缺的位置。龍政與胡掌柜接頭,胡掌柜說今后跟他接頭的是鼓樓醫院的女醫生司徒慧。

第10集

喬瑞年邀請楊奇峰到自己住處吃飯,她告誡楊奇峰,在她和南部長之間,不可能一仆二主,只能選擇一個人…… 金圓券即將發行,郭智仁請了很多親戚來家里,眾人試探幣制改革的路數,郭智仁要他們帶頭把真金白銀交出去,做個表率。白燕燕一連幾天不見楊奇峰來靜一齋,擔心自己的錢。正在焦急之際,楊奇峰露面了,他拿出1000元美金,說是投資股票這幾天的利潤,白燕燕喜出望外。她又拿出錢來交給楊奇峰,楊奇峰回家都藏在了宿舍的地板下面。侯錦華帶著舞女回家,鄭蓉蓉覺得受了奇恥大辱。她來到了秦兆旭家,秦兆旭決心跟她在一起。 杜少從美國偷偷回到南京,在一個秘密的地方約見侯錦華,為了避人耳目,寶華已經撤銷,改名新飛林。現在又進了一批貨,要侯錦華去疏通海關。

第11集

小蔣的大秘張顯來到南京,向郭智仁問起小雨和龍政的關系,談到有人懷疑龍政是共黨特工。郭智仁拐彎抹角試探龍政,龍政很肯定地說,他做的事情只是為了救郭小雨,郭智仁相信了他說的話。楊奇峰告訴白燕燕,南部長最近不來了,白燕燕情急中告訴楊奇峰,南部長有把柄抓在她的手里。她看見過南部長的文件,是《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要是不放她,她就把這個秘密說出去。楊奇峰立刻把這件事告訴了喬瑞年,喬瑞年決定警告南測海,讓南測海知道有把柄捏在她手里,好把投給亞東的那一票投給美旗,楊奇峰得知她的外甥就是美旗董事,這才恍然大悟……

第12集

郭智仁分析杜少背后一定有個新的經濟犯罪團伙,決定從侯錦華的親信廖福人身上打開缺口。秦兆旭不想繼續給侯安平做行賄的白手套,他假說自己要回鄉結婚,侯安平用袁麗莎看到他跟鄭蓉蓉幽會的事相威脅,讓他到鎮江金山寺去送最后一筆“貨”。侯錦華吩咐廖福人,準備好幾條“黃魚”,要請郭智仁吃飯,趁機向郭智仁行賄。郭智仁回家,也找了一個藍色小本,把每次接受賄賂的錢和物品都如數記在本上。秦兆旭提心吊膽來到金山寺的接頭地點。找到了地圖上標示的那口“智清井”,將那只籃子放在了井和石碑之間。在返回南京的火車車廂里,這個籃子已經換成了一只皮箱,箱子的主人正是楊奇峰,他看到遠處秦兆旭正朝這個車廂走來,立刻把臉遮住,秦兆旭從他身邊走了過去,沒有發現他……楊奇峰思前想后,在鄰近南京的一個小站提前下了火車。他看著滿箱黃澄澄的金條,實在是難以控制心中的欲望。

U5913P28T3D3483661F329DT20111117111710

U5912P28T3D3481505F346DT20111115103120

第13集

白燕燕對楊奇峰帶來的箱子起了疑心,在楊奇峰酒中放了安眠藥。她撬開箱子,發現了滿箱金條,決定當夜帶著這些錢逃跑。就在白燕燕換好衣服準備下樓時,楊奇峰忽然出現……秦兆旭總覺得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清晨他趕到了“靜一齋”,眼前情景嚇得他靈魂出竅:白燕燕和女傭阿歡都死在了地上!秦兆旭跌跌撞撞跑出“靜一齋”,用一家德國教會醫院門房電話機要通了警察局。楊奇峰把那20根金條全部換成美金,存進了一家外國銀行并轉往國外,存單藏進了宿舍的地板下面……楊奇峰對南測海和侯安平謊稱送貨的人沒有出現,將一切責任推到了秦兆旭的身上。

第14集

侯安平悔恨自己沒有看透秦兆旭的為人,到頭來讓他耍了,丟了金條,還搭上一條人命。一時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秦兆旭身上。龍政帶人搜查秦兆旭的房間,搜出了畢業照,發現他和南部長的秘書楊奇峰及侯錦華的太太鄭蓉蓉是同班同學。南測海得知白燕燕的死訊,借休養躲進了療養院。他叫來侯安平和楊奇峰,說亞東銀行入選的事情他一定盡力,讓侯安平穩住陣腳。郭智仁親自去醫院詢問目擊者阿歡,忽然記起了告別酒會上在密室看到的那個被領去的啞巴姑娘,當時開門的是侯安平,里面坐著的男人就是楊奇峰。

第15集

喬瑞年告訴南測海白燕燕看過金圓券的絕密會議文件,用她知道的秘密要挾楊奇峰。南測海心里發慌,喬瑞年趁機讓南測海把票投給美琪銀行,撇清和侯安平的關系以求自保。郭智仁的一招敲山震虎讓楊奇峰知道郭智仁對自己已經開始懷疑,他給喬瑞年和侯安平打電話,商量對策,被喬瑞年教訓了一通。 自從看到楊奇峰,阿歡就充滿驚恐。半夜里趁著看管她的人熟睡,她打開了窗戶用繃帶想從窗戶逃跑,卻墜樓身亡。唯一的目擊證人沒有了,郭智仁和龍政非常沮喪。侯安平的老婆袁麗華根本不肯接受調查,小姨子袁麗莎倒是很快就說出了姐夫跟白燕燕有染的事實。但是她也提供了白燕燕被害當晚侯安平不在現場的證據。

第16集

郭智仁喏認為目前種種跡象表明,楊奇峰嫌疑最大,派人監視楊奇峰的一舉一動。楊奇峰成天坐立不安,他覺得兇多吉少,趁著大家上班的時候換上了清潔工的衣服跳上一輛洋車直奔車站,但發現到處都有督察大隊的便衣,嚇得又折返回來了。 歐陽清聯合杭州警察緝捕秦兆旭,秦兆旭不得已逃離杭州,開始了東躲西藏的日子。錦華警告鄭蓉蓉,如果她得知秦兆旭的下落,絕不能讓郭智仁知道,必須第一時間向他報告。郭智仁決定來一個“敲山震虎”,拜訪南測海。南測海不知其意,跟剛從小蔣處回來的喬瑞年商量對策。喬說小蔣讓他們不能跟郭智仁搞對立,既然總統辦公廳要他們配合,就做出一個配合的姿態。南測海讓喬瑞年和他一起見見郭智仁,喬瑞年主動向郭智仁提出要去看望督察大隊,郭智仁趁機將他對楊奇峰的懷疑說了出來,目前已經掌握了一些疑點,但證據還不充分,還請南測海能夠支持他們的工作。

U5911P28T3D3487492F326DT20111122153133

第17集

喬瑞年覺得白燕燕的死,楊奇峰是難逃干系,而且很可能那二十根黃魚是被楊奇峰和秦兆旭兩個老同學瓜分了。從主計部回來后,郭智仁覺得現在南測海心里發虛,看來這件事和他是脫不了關系,對于喬瑞年,郭智仁還不能肯定,但是龍政認為事情的背后,到處都有這個女人的影子。 第二天,喬瑞年和南測海帶著隨從親臨督察大隊視察訓話,中午吃飯的時候,那只鸚鵡卻突然朝著南測海不住叫著:長官你好!立刻引起郭智仁的警覺。他判斷南測海一定是經常出入靜一齋的人……楊奇峰覺得紙包不住火,他思前想后,覺得緊要關頭只有南部長和喬瑞年能救自己。當夜,喬瑞年帶著楊奇峰冒雨來到了南測海的住處。楊奇峰跪倒在南測海的面前,連叫“救我”!隨之供出是自己殺了白燕燕!

第18集

秦兆旭偷偷逃回南京,在街上碰到鮑小禾,托他給鄭蓉蓉送信。郭智仁并沒有相信楊奇峰的話,他把楊奇峰羈押在督察大隊反復審問。楊奇峰擔心言多必失,上演了絕食的一幕。喬瑞年讓南測海動用主計部長徐堪給小蔣打電話要求放人,逼得郭智仁中止審訊,按照干部個人生活作風敗壞處理楊奇峰。楊奇峰從一個堂堂的部長秘書一下成了打雜的清潔工,地位可謂一落千丈。處處受到王茜的欺壓。杜少告訴侯錦華有人看到秦兆旭回到了南京,杜少猜測,秦兆旭回來一定會找侯錦華的太太……鄭蓉蓉溜出家門,終于和秦兆旭會面,鄭蓉蓉出主意讓他去求楊奇峰幫忙。侯安平許諾將自己在亞東三分之一的股份過到侯錦華名下,要他盡快動用關系除掉秦兆旭。

第19集

秦兆旭告訴楊奇峰自己把給侯安平當白手套的事都記在了一個黑本子上,但是秦兆旭并沒有告訴他黑本子到底藏在哪里。趁著楊奇峰不在身邊,秦兆旭將一把鑰匙給了鄭蓉蓉,悄聲告訴她萬一他遭遇不測,只有一個人可能會幫他,那就是郭督察。 楊奇峰暗中打電話把秦兆旭的行蹤通知了侯安平。侯安平馬上打電話通知自己的堂弟侯錦華,讓他趕緊派人到車站捉拿秦兆旭。鄭蓉蓉剛剛回到家,正好聽到了侯錦華在客廳打電話,她嚇得魂飛天外,鄭蓉蓉要跑,被侯錦華一掌推到樓梯下,摔昏過去……車站月臺,秦兆旭正要上車時,忽然看到警局的人、杜少的人、督察大隊的人……都在向自己跑來,月臺上一場槍戰。

第20集

楊奇峰威脅喬瑞年安排他離開南京,喬瑞年給南測海打電話,南測海讓喬瑞年先穩住楊奇峰。楊奇峰跟南測海要錢,南測海避而不見。楊奇峰決定破罐子破摔。楊奇峰坦言金山寺的黃金是他吞的,謊稱自己留下了記錄南測海腐敗證據的小黑本子,他威脅南測海給他五十條黃魚,就把本子交給郭智仁。杜少和侯錦華為了找秦兆旭,折損了不少人,扔不知秦兆旭被郭智仁藏到了什么地方,心急如焚,廖福人獻計,要他們對郭智仁的妻女下手。劉靜宜不知是計,來到督察大隊找龍政,龍政聽說小雨被撞,來找郭智仁。廖福人派人尾隨著龍政,發現了藏匿秦兆旭的農家小院…… 郭智仁警覺龍政身后一定有人跟蹤,在回家看小雨之前,讓龍政帶著秦兆旭和督察隊員立刻轉移。就在龍政他們剛剛離開之后,杜少和警局的大批人馬就趕來了,幾乎把小院炸成平地,卻發現里面空無人跡……

第21集

侯錦華親自來到醫院看望小雨,并送來了一大箱盤尼西林。希望郭督察為亞東著想,能在他的職權范圍內將秦兆旭一案“私了”。郭智仁不動聲色,侯錦華拿出一萬美金,偷偷塞進郭智仁的衣袋……郭智仁召集督察大隊召開案情分析會,郭智仁和龍政發現所有的障眼法最后都是為了替一個人開脫,此人就是南測海。侯安平出房子、出票子、送女人賄賂南測海,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拿到金圓券發行收兌權,而這個權利馬上就要在委員會表決!郭智仁指示龍政抓捕楊奇峰,歐陽清負責抓捕侯安平。“金圓券發行監理委員會”開會,對委托負責收兌的銀行進行表決,南測海斗不過喬瑞年,終于把自己的一票投給了美旗。

第22集

在侯錦華強硬的態度下,南測海終于向他透露出金圓券發行的具體時間是8月19號。侯錦華喜出望外,決定趕在新幣發行的前一天拋售股票,可以大撈一把。這時郭智仁得到消息,說很多亞東的儲戶因為侯安平被抓,連夜到銀行門口擠兌。郭智仁為了安撫民心,決定放出侯安平,侯安平平息了擠兌風波,侯錦華把南測海告訴他的消息告訴了侯安平。得知侯錦華連夜去了上海,南測海知道要出大事,決定趁著委員會工作結束盡快辦理退休,離開南京。侯錦華和杜少在上海股票交易所將手里的幾千萬的紡織股票悉數拋出!此舉大大刺傷了人們對新幣價值的預期,使剛剛出爐的新幣金圓券蒙上了一層不祥的陰霾。

第23集

這是一個不眠之夜,隨著從晚上八點開始播送的蔣總統的指示,金圓券正式在全國發行。二樓,袁麗莎陪著鄭蓉蓉暗中看著人群中的郭智仁,鄭蓉蓉把手里捏著的那把保險柜的鑰匙交到袁麗莎手里,讓他到樓下交給郭督察。喬瑞年侄子的美旗銀行入選兌換銀行,楊奇峰也死了,沒有人再來勒索他們了。當天晚上,喬瑞年把南測海請到家中喝酒慶祝。南測海卻說他已經向總統辦公廳遞了退休報告。杜少和侯錦華在上海拋售股票的事掀起軒然大波,杜少被小蔣的青年服務隊立刻抓捕,侯錦華知道消息,擔心杜少供出他們囤積居奇的那一批貨來,趕緊要廖福人設法,自己連夜離開南京到了杭州。 張顯通知郭智仁立刻趕往上海處理杜少的案子,郭智仁指示龍政盡快去美旗銀行取回秦兆旭的黑本子,讓歐陽清盡快摸清美旗銀行的兩個新股東和喬瑞年的親戚關系。

第24集

一直負隅頑抗的杜少不是郭智仁的對手,終于交代出金圓券發行的具體時間是南測海向侯錦華透露的。押解的車廂里,龍政趁機將那個黑本子悄悄塞進了皮鞋里面……龍政與警務處長唇槍舌戰之時,歐陽清得知憲兵司令部劫持了龍政和秦兆旭,帶人來到憲兵司令部要人。司令關天明放走了龍政,但是不肯放走秦兆旭。郭智仁從上海打電話讓龍政監視南測海的一舉一動,同時抓捕侯錦華。 侯錦華和廖福人偷偷安排連夜轉移貨車上的物資。南測海請警察局長關天明吃飯,送上賄賂,請他務必槍斃了秦兆旭,關天明會意,說這幾天軍事法庭要處決一批共黨分子,他就讓秦兆旭搭個順風車。郭智仁擔心南測海也要開溜,命令立刻抓捕南測海。

第25集

鄭蓉蓉和袁麗莎來求關天明放了秦兆旭,關天明答應讓鄭蓉蓉和秦兆旭見上一面。鄭蓉蓉求關天明救救秦兆旭,關天明趁著送她回家的時候企圖強暴她,還好被趕來的袁麗莎發現。鄭蓉蓉給郭智仁打電話,求他救救秦兆旭。 郭智仁趕到法場,警告關天明,如果今天敢殺了秦兆旭,他會立刻報告小蔣先生,告他殺證人滅口,秦兆旭經歷了一次生死兩重天,被重新押回了監獄。刑場上,多位年輕的革命志士英勇就義。秦兆旭親眼見證了革命黨人為了祖國為了信仰無私無畏,赴死就義,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第26集

郭智仁擺出證據指出南測海將發行金圓券的具體時間透露給侯錦華,郭智仁又拿出楊奇峰死前的供狀,南測海嚇得魂飛魄散,精神防線頓時崩潰……廖福人逃脫督察大隊的追捕,化妝成叫花子給侯錦華打電話,侯錦華讓他去找郭智仁幫忙。龍政查出美旗銀行的兩位新股東其實只是掛個名,背后另有實際操盤者,郭智仁懷疑他們跟喬瑞年有關。侯錦華藏匿的六個車皮的貨物被杭州警方扣留,侯錦華送來一封向郭智仁求助的信,杭州警局局長劉勝也是郭智仁的學生,他想讓郭智仁出面通融放行。郭智仁到了杭州,發現劉勝竟然把侯錦華安排在一處賓館房間,里面還有美女伺候,大為光火。他斷然拒絕了劉勝和侯錦華的請求,侯錦華狗急跳墻,說出劉靜怡是亞東股東的事,大家在一條船上,誰也逃不了。

第27集

喬瑞年秘密約見了姚記者,提供了劉靜宜的股權證書。深夜,龍政緊張地準備好一切,換上事先準備好的車牌,開走了督察大隊的那輛美制中型吉普……與此同時,憲兵隊一輛同樣牌照的中型吉普,載著幾個便衣也出發了。憲兵隊的便衣開車趕到時,發現夏軍長的家人被人搶先一步領走了,馬上打電話向憲兵隊報告,要求設卡攔截。敵人已經越來越近。龍政沉著迎戰,他一邊駕駛汽車,一邊與攔截和尾追的憲兵隊特工對射,雙方激戰,龍政卻忽然心臟病發作劇痛難忍。敵人一擁而上,龍政被捕。喬瑞年趁著郭智仁不在南京的空擋,讓憲兵隊的人化裝成督察隊員趁郭智仁不在家的空檔到郭智仁家搜出了劉靜宜藏匿在縫紉機里的股權文件并帶走了劉靜宜。 立刻,南京和上海的報紙上都登出了劉靜宜和龍政的照片,并有聳人聽聞的消息:督察大隊有共黨臥底,督察太太是亞東股東……

第28集

郭智仁滿懷興奮押著侯錦華和貨物回到南京,沒想到后院起火。又得知龍政被捕的消息,心情非常郁悶。歐陽清告訴他喬瑞年想毀掉掌握在督察大隊的一些重要證據,但他背著她都翻拍了照片,秦兆旭的黑本子他也藏了起來。 郭智仁和劉靜宜分別被軟禁在稅務局招待所的兩個房間里。喬瑞年事先讓人在審問室的桌子下面安裝了竊聽器。龍政在監獄里被用遍了酷刑,秦兆旭在監獄里負責給重刑的犯人送飯,他看到剛剛抬進來的遍體鱗傷的龍政,不禁大吃一驚,龍政告訴他自己是共產黨。 喬瑞年質問郭智仁收受侯錦華的賄賂,郭智仁胸有成竹一一回答。喬瑞年拿出一張香港渣打銀行的外匯存單,上面蓋著郭智仁的印鑒,郭智仁看到那私章確實是自己的,一時無法解釋。

第29集

在第二輪審查時,喬瑞年利用這張合影大做文章,指責郭智仁通共。郭智仁點出了兩個人的名字,那就是參股美旗的兩名董事。喬瑞年聽到這兩個名字渾身一震,在帶走郭智仁之后,她趕緊給自己的哥哥和外甥打了個電話,要他們跟這兩個人打個招呼,她沒想到自己的電話也會被自己安裝的竊聽器錄下來。喬瑞年拿出一張具結書讓劉靜宜簽字。劉靜宜聽說只要簽了字就可以和郭智仁一起回家,就按照喬瑞年的要求簽了字。喬瑞年聲言她可以救南測海的命,趁機向他索要了一筆美金和一座三進的深宅大院。喬瑞年故意特批了郭智仁與妻子見面的請求,劉靜怡將自己與喬瑞年的談話告訴了郭智仁,得知妻子寫了具結書,郭智仁知道劉靜怡上當了。

第30集

喬瑞年認為自己已經打垮了郭智仁,十分得意。但此時張顯突然到來,告訴喬瑞年,郭智仁是小蔣親自挑選的中正社的成員,目前所有的證據都不能給郭智仁定罪,決定讓他仍然擔任原先的職務。喬瑞年約見哥哥喬瑞邦和外甥彭炳元,告訴他們立刻離開南京前往美國,不要去車站或碼頭和機場,去教堂,找一位神父會安排他們離開。當夜張顯陪著郭智仁住在招待所里,張顯說現在外界有人譏諷小蔣的打老虎是“只反腐,不反共”,必須敦促南京特別刑事法庭盡快開庭,對那些貪腐如南測海、通共分子如龍政等要犯由南京特種刑事法庭一并提起公訴,以表示黨國對內反腐,對外反共的決心。秦兆旭給龍政送來了包子,告訴他誰吃了包子,第二天恐怕就得挨子彈了。龍政從容地吃完了包子,他要最后寫一封信,請秦兆旭交給金陵大學一個叫郭小雨的女學生。

第31集

郭智仁把連夜為龍政寫好的自白書遞給他,他不想親手判處自己學生的死刑。龍政撕碎了那份自白書。特別刑事法庭開庭,南測海、侯安平、侯錦華被抓進了監獄等待提審。侯安平在辦理入庭手續時,有人偷偷遞上了一張字條:要想保住亞東,堂上翻供。龍政的心臟病復發,郭智仁叫人給他搬把椅子。郭智仁走到龍政跟前站定歷數龍政獲過的嘉獎,還希望他能懺悔。但龍政視死如歸,被處死刑。 龍政被當即拉出法庭,郭智仁心如刀絞。法庭上,郭智仁列舉了侯錦華勾結杜少利用京滬線和滬杭線上的火車,囤積大量緊俏物資,以及在八一九前夕拋售股票,擾亂市場的犯罪事實,侯錦華在鐵證面前終于說出是南測海告訴他金圓券發行的時間,全場大嘩。

第32集

南測海要求法庭出示證據,法官卻發現材料不翼而飛。喬瑞年正在為自己的手段高明而得意,沒想到歐陽清卻將事先留底的證據如數展示出來。喬瑞年拒不承認,郭智仁將喬瑞年那日在招待所與哥哥的通話錄音當庭播放出來。廖福人突然出現在法庭上,要舉報侯錦華。二人吵了起來,庭審變成了鬧劇。此時,張顯接到電話,是白云先生打來的,告訴他要從黨國的利益出發。法官接到通知,宣布無限期休庭。郭智仁望著空空蕩蕩,遍地狼藉的法庭,他似乎看到喬瑞年、南測海、侯安平、侯錦華等等魑魅魍魎都在嘲笑他的無能……他拿起桌上的卷宗,用力扔向天空,捂住胸口,高大的身軀搖晃著,重重跌倒在地上……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周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