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
超级大乐透 > 電視周報 > 電視周報 > 正文

超级大乐透:淺談畬江方言與文化

超级大乐透 www.trcsj.com 2020-01-03 15:26:05 

畬江是梅州市梅縣區下轄的一個工業重鎮,地處梅縣西南端,主要鄰接興寧市(縣級)的水口鎮。畬江話是梅縣話的一種,梅縣話是客家話的代表。不少人以為,梅縣話就兩種口音,一種是以梅江區(慣稱梅城,主要含江南、江北)方言為代表的梅城話,另一種就是以松口老街方言為代表的“下水聲”,其差異的例子如“好”字梅城人讀作hao而松口人念作ho。不少人甚至想當然地以為,凡是梅城話讀ao的,松口話就讀o,反之亦然。實際并不是這樣子的。

梅縣話至少可以劃分為以下四種方言:

1、以梅江區江南為代表的城區方言,包括扶大、程江、城北、大坪、城東、石扇、三角、西陽、白宮、長沙、梅南、南口、瑤上等鄉鎮的方言;

2、以松口老街方言為代表的“下水聲”,包括隆文、桃堯、松源等其他鄉鎮的方言;

3、以畬江圩鎮口音為代表的“畬江話”,水車、徑義、河泗三鎮的方言也屬于廣義上的“畬江話”;

4、以梅西圩鎮口音為代表的“梅西話”,石坑鎮的方言與之大同小異。

就像白渡話深受蕉嶺話影響,梅西話深受平遠話影響一樣,畬江話明顯受到興寧話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個別字音和詞匯上。

字音方面,比如“入”字畬江話受興寧話影響讀作nyiuk而不像梅城話一樣讀作nyip。與此相應的,“衫”字也讀sang而不是sam。但和興寧話徹底失去p,m韻尾所不同的是,畬江話m,p韻尾還不能說是消失殆盡了,因為個別字音依然保留梅縣的說法。毋寧說,字音出現“搖擺現象”,無論讀哪一個都不怎么影響意思的疏通。詞匯上,比如“雞蛋”畬江話隨興寧話說“膥”而不像梅城人一樣只說“卵”。除“膥”外,還有童語“咯咯”,這是梅城話所沒有的。

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同樣毗鄰興寧,梅縣南口話卻幾乎沒有受到興寧話的影響。究其原因,我想還是由社會經濟發展程度的高下造成的。一直以來,南口相對富庶,近代又是知名的僑鄉,出了很多有影響力的人物,與之相鄰的興寧徑南、石馬兩鎮相對弱些。加之南口距離梅縣縣城又近,故未怎么受到興寧話的影響。

不知各位是否有同感,在梅州,凡是地名帶有“口”字的,多少都有地方“咽喉”的意味在里頭,其經濟發展水平都比鄰鎮好些。除南口外,松口亦然。與畬江相接的興寧水口亦當如此(歷史上)。

題歸正轉,畬江在新中國成立以前叫做“畬坑”,現在梅州民間也多習慣稱之為“畬坑”,音qia hang。我們知道,“坑”是個典型的客家地名詞,客家社會到處都有“坑”,梅城有泮坑、水車鎮也有泮坑,省道223線經過黃坑,五華有錫坑……把“坑”變為“江”,實際還有以“水帶財”,謀求發展的夙愿暗含其中吧。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周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