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
超级大乐透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超级大乐透:我們的千闕歌

超级大乐透 www.trcsj.com 2019-12-10 15:07:23 

我們的千闕歌

集數:50集

類型:都市、情感

編劇:簡遠信  導演:連春利執導

主演:賈清,陳鍵鋒,張倬聞

播出:梅州-2《合家歡劇場》12月12日

u=3109452300,1175009392&fm=26&gp=0

劇情簡介

《我們的千闕歌》根據青衫落拓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了法學系的高材生程凌云和頂峰集團上司傅軼則由開始的爭鋒相對,到彼此了解、相互欣賞,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后最終收獲了一段刻骨銘心真愛的故事 。

程凌云是法學系的高材生,雖然在單親家庭長大,生活清貧,但為人善良,積極樂觀,夢想著成為一名律 師。在進入頂峰集團后,面對上司傅軼則的嚴格要求和重重考驗,司凌云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和堅韌,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鍛煉和成長。在工作的接觸和交流中,她和傅軼則由開始的爭鋒相對,到彼此了解、相互欣賞,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這時,司凌云的身世突然曝光,攪亂了她平靜的生活,她不得不面對新的家庭關系和全新的工作挑戰:難以相處的繼母、心機叵測的對手、刁蠻難纏的情敵。然而在傅軼則的幫助下,她用自己的善良和包容,最終化解了親人之間的矛盾和成見,使他們重新走到一起。同時,她和傅軼則也歷經各種考驗,收獲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真愛。

0

分集劇情

第1集

法律系高材生程凌云即將大學畢業,一直以來,程凌云有兩個心愿,一個是能成為一名律師,另一個就是和大學男友韓啟明結婚,為了能給韓啟明買一份心儀的畢業禮物,程凌云一邊找工作,一邊做代駕打零工賺錢。傅軼則幫助司建宇在拍賣會上以高價拍得423地塊,傅軼則的父親傅天麟卻因此氣憤不已,叫傅軼則結束在競爭對手鼎峰集團的工作回自家的巨野集團,但被傅軼則拒絕。隨后傅軼則在他早前并不知情的相親會面中出言不遜,父子兩人摩擦不斷,陷入僵局。心情抑郁的傅軼則在鼎峰的慶功宴上不斷買醉,助理幫他叫了代駕程凌云,卻不想醉酒多金的傅軼則被夜店女盯上,夜店女騙過助理跟上了車,而這一幕被程凌云誤會。夜店女就開車目的點和程凌云在車上發生爭執,導致程凌云不慎方向打滑發生事故。

第2集

程凌云醒來后查看房間,卻撞見了剛剛洗完澡出來的傅軼則,誤會傅軼則對自己圖謀不軌,兩人因此發生口角,不歡而散。而另一邊,暗戀傅軼則的米曉嵐正在拜訪傅天麟,傅天麟有意撮合她和傅軼則,兩人相談甚歡。與此同時,程凌云的一夜未歸讓母親程玥十分著急,青梅竹馬的鄰居哥哥曲恒也因為聯系不上程凌云,立馬結束了在新加坡的工作回國。事實上,曲恒自幼就暗戀程凌云,但程凌云并不知情。因為學校推薦,程凌云得到了去鼎峰面試的機會。程凌云在面試時和傅軼則再次相遇,雖然司建宇對程凌云的表現十分滿意,但傅軼則堅持認為程凌云性格急躁且沒有工作經驗,不能滿足鼎峰的錄取條件,這讓程凌云誤會傅軼則是在公報私仇,兩人矛盾加深。

129010911_14640551715881n

第3集

曲恒決定留在國內工作,而曲明陽最了解兒子的心思,催促曲恒盡快向程凌云表明心意。面試失敗的程凌云來到高翔的酒吧,曲恒為程凌云演唱精心準備的歌曲,但依舊沒能表白。葛倩茹得知程凌云被鼎峰拒絕的消息,打電話來嘲諷程凌云,程凌云生氣掛斷電話。米曉嵐受傅天麟所托,邀請傅軼則共進晚餐,并暗暗表現出自己對傅軼則的愛慕,卻被傅軼則裝傻回避。曲恒幫父親送茶葉,正巧遇到帝杰集團董事長周可可過敏性哮喘發作,曲恒施救,令周可可對其印象深刻。周可可得知曲恒在新加坡的工作經歷,希望曲恒能來帝杰集團工作。得知司建宇為新項目招人,繼母張黎黎百般阻撓,司建宇臨時決定啟用程凌云,意料之外的是司霄漢竟然同意給程凌云試用的機會。

第4集

新項目的設計師米曉嵐帶著盡心為新項目設計的方案來到鼎峰,傅軼則卻對方案十分不滿,并當面提出更換設計師的要求,雖被司建宇攔下,米曉嵐仍傷心離開。白婷婷到帝杰集團面試前臺,偶遇韓啟明和葛倩茹,三人針鋒相對,在大廳撕鬧拉扯,周可可的哥哥周志超見到白婷婷色意頓起,出面制止了爭斗并直接任命白婷婷為副總裁助理。晚上周志超帶白婷婷應酬醉酒,并欲對其行不軌之事。聽聞消息的程凌云、曲恒和高翔及時趕到,與周志超大打出手。得知程凌云進入鼎峰工作,程玥憂心忡忡。周可可再次邀請曲恒進入帝杰集團工作,曲恒猶豫不決。司霄漢授權司建宇傅軼則主要負責新項目(天都世紀城項目),張黎黎以公司流動資金不足為借口百般阻撓。

第5集

傅軼則下班時撞見因為方案加班而不得不吃泡面的程凌云,心生不忍,便想帶程凌云出去吃飯,卻被程凌云一口拒絕。傅軼則生氣離開,在公司樓下撞見曲恒為程凌云送晚餐,誤認為兩人是情侶。周可可登門邀請曲恒,并對曲恒講述了父親去世之后自己獨撐帝杰的經歷,讓曲恒很是同情,曲恒最終決定進入帝杰擔任副總經理,但并沒有將入職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周可可在曲恒的建議下和傅軼則談判,意圖用四成的價格換取三成股份,入股天都世紀城項目。張黎黎得知周可可有意參與新項目十分擔憂,企圖拉攏程凌云為自己所用,但被程凌云拒絕。張黎黎的哥哥張毅希望能夠成為新項目的材料供應商,卻被告知該項目由司建宇全權負責。

第6集

傅軼則希望帝杰集團提前注資新項目,使曲恒心生疑慮,但周可可聽聞卻十分欣喜,了解內情后,曲恒幫助周可可成功勸說傅天麟答應注資。傅軼則表面刁難程凌云,讓她翻閱近一年的所有合同,實則信任程凌云,讓她暗暗查賬。但得知了程凌云身份的張黎黎十分不安,企圖強制調離程凌云,傅軼則出面解圍,張黎黎誤認為傅軼則喜歡程凌云。另一邊司建宇向米曉嵐表明了愛慕之情,卻被米曉嵐拒絕。為了打消張黎黎的懷疑,傅軼則借勢和程凌云曖昧,但不料這一幕卻被一直愛慕傅軼則的米曉嵐看到。對于程凌云無端卷入自己與張黎黎的斗爭中,司建宇心中有愧,為了補償,他特意邀請程凌云吃晚飯。

8e9056f044b2401d854728e11645ab7a

第7集

聽司建宇講述他的母親,程凌云不禁心生同情,本打算給程凌云道歉的曲恒卻意外看到了兩人親密的一幕,郁悶離開。曲恒邀周可可來到高翔的酒吧買醉,卻遇上周志超找來的打手到酒吧鬧事,曲恒為了?;ぶ蕓煽墑萇?,周志超發現周可可也在酒吧,倉皇而逃。送程凌云回家的司建宇遇到程玥,與自己多年未見的兒子重逢,程玥心情復雜,不敢相認。而司建宇看到程家母女關系親密,不禁羨慕。程玥聽程凌云講起司建宇和張黎黎相處的并不友善,十分擔心。米曉嵐為傅軼則送來了親手制作的糕點,但第二天傅軼則卻將糕點獎勵給了查出張黎黎陰謀的程凌云。程凌云離開辦公室時正巧遇到米曉嵐,米曉嵐心生不快,兩人產生矛盾。生氣的米曉嵐與傅軼則大鬧,這一切卻都被張黎黎的秘書看在眼里。

第8集

傅天麟一眼識得周可可對曲恒的情誼,得知曲恒喜歡的程凌云也在天都世紀城項目中,便承諾周可可勸說傅軼則將程凌云調離該項目。傅天麟突發心臟病被送至醫院后,傅軼則趕來探望,兩人卻因為是否調離程凌云產生矛盾,爭吵中傅軼則說出自己真的愛上程凌云的氣話,并重提當年母親離世時自己和父親都沒能陪伴身邊的事情,矛盾再次加深。一直照顧傅天麟的徐慧蓉阿姨追出來勸說傅軼則,傅軼則道出自己幫助司建宇是因為記恨父親,而為了打垮巨野的事實。在附近辦公的的程凌云碰巧看到這一幕,感慨于傅家父子關系的程凌云不禁說起自己的家庭,從小就沒見過爸爸由媽媽獨自帶大,傅軼則聽聞叮囑程凌云孝順母親照顧家庭。張黎黎突然拜訪米曉嵐,勸說米曉嵐接受司建宇,實則為了告知她傅軼則喜歡上程凌云。

1535091871210

第9集

司建宇表明希望和程凌云保持距離,曲恒趁機勸說程凌云不要和傅軼則走得太近,程凌云郁悶之至,再次同曲恒大吵?;丶液蟪太h又不停詢問司建宇的情況,讓程凌云更加煩悶惱怒。米曉嵐夜晚登門,為傅家父子的關系做調解,并趁機向傅軼則表白,傅軼則借此挑明司建宇自己和她的關系,希望米曉嵐放棄自己,米曉嵐含淚離開。第二天米曉嵐在咖啡館遇到了幫傅軼則買咖啡的程凌云,便故意讓服務員加雙倍奶和糖,設計讓程凌云和傅軼則再起爭執。備受打擊的程凌云提出離職。白婷婷陪高翔挑選家具,正巧遇到葛倩茹,三人再起爭端。白婷婷心中擔憂,提醒曲恒小心韓啟明。司建宇告訴米曉嵐自己找到了親生母親,米曉嵐猜出程凌云就是司建宇口中同母異父的妹妹,于是勸說司建宇辭退程凌云。

第10集

司建宇打翻程玥送來的便當,大聲斥責她并控訴自己的母親從小便不要自己了,程玥驚覺司建宇已經知道了她就是親媽。此時,司建宇悲憤說出希望程玥再也不要來找自己的狠話,離開了程玥?;氐焦競?,司建宇向傅軼則提出要辭退程凌云,被傅軼則拒絕。而程母則在曲恒家哭訴之前的遭遇,曲父趁機向程玥表白心聲稱一直無法走進程玥的內心世界,程玥此時打開心扉說見到了兒子卻見他過得不好,又提起當年往事。此時,曲父與程母都提到希望曲恒與程凌云走到一起。傅軼則讓程凌云在自己辦公室里辦公,自己則偷偷跑去幫程凌云找下家,回來時,見程凌云還在認真工作,內心不禁動容,兩人間的氣氛有些曖昧。曲父以看望曲恒為由,催其趕快追求程凌云,但被門口也來送便當的周可可聽到。

1535091695993

第11集

程凌云與司霄漢一路相談甚歡,司霄漢十分喜歡程凌云,表示也希望有這樣一個女兒。傅軼則約程凌云見面,告知是司建宇決定要辭退她,但傅不忍程凌云走,答應幫忙勸說司建宇。聽到這里,程凌云懷疑張黎黎搗鬼,打算去找司霄漢幫忙,在司家程凌云給吃不下飯的司父做了一碗面,引得司父思緒萬千,問起了程凌云的身世。但此時張黎黎出現,她警告程凌云不要再來,越來越有?;械惱爬櫪璐虻緇敖兇約旱那錐鈾窘ǚ寤丶?。周可可在祭拜父母的路上車子拋錨,打電話給哥哥卻無人接聽,無奈找來曲恒幫忙。周可可在墓前觸景生情,哭成淚人,曲恒安慰周可可,并承諾會盡力幫忙。

第12集

程凌云發現自己的工位又回來了,氣憤地前往司建宇辦公室質問他為何如此反復,不想司建宇直接道歉。正當程凌云追問之時,秘書進屋告訴司建宇,張黎黎的親兒子司建峰要回家了。司建宇刻意帶父親來程玥店中吃面,司父與程玥二十多年后初次重逢,恩怨情仇涌上心頭。司父質問曲陽明是誰,而程玥卻說希望司霄漢不要再來打擾自己的生活。心灰意冷的司父與司建宇談心,得知程玥離婚后再未改嫁,且他還有一個女兒就是程凌云,父子倆十分不解當年程玥為什么離開他們。張黎黎得知司霄漢私下里調查程凌云身份后氣憤大鬧,司霄漢承認已經知道程凌云身份且希望接程凌云回司家,張黎黎大怒,表示自己不希望家里出現程玥的影子。

第13集

傅軼則在情急之下向程凌云表衷心,程凌云則反問他是不是把自己當作前女友的影子,傅軼則不愿回答,程凌云誤會走開。司建宇與程玥互訴衷腸,并說希望程玥能勸程凌云與父親相認。傅軼則回家發現米曉嵐在自己家,米曉嵐喝醉表白,傅軼則卻說自己只把她當妹妹。米曉嵐氣急敗壞暗暗發誓要讓傅軼則來主動追求自己。程玥和程凌云談心,表示希望程凌云留在鼎峰幫助司建宇,且請求程凌云與司霄漢相認,程凌云拒絕,與程玥爭吵后離家。程凌云深夜未歸,程玥來曲家尋求幫助,曲恒最終找到程凌云,勸她回去。程凌云與曲恒談心,回憶往事,程凌云說到缺失父愛的心痛。曲恒則說愿意與她一起出國,但要先解開程玥心結,與司霄漢相認,并幫助司建宇在鼎峰站穩腳跟,程凌云同意。

第14集

在結束一場尬聊吃飯后,程凌云私下找傅軼則單獨聊天。程凌云讓傅忘記最近發生的一切嚴格對待自己,而傅軼則卻勸程凌云原諒父親。程凌云氣憤說起童年和媽媽熬過的苦日子,并表示絕不會讓媽媽受一點委屈?;丶液?,傅軼則回憶起自己的媽媽,傷心不已。韓啟明提議周志超給曲恒包場慶功,在高翔酒吧,白婷婷故意刁難韓啟明,韓啟明則向周志超提議用灌酒來教訓曲恒。不料這一幕被高翔看到,高翔及時趕來救場。慶功宴后,周可可送曲恒回家,曲恒順勢說起自己在帝杰不會久待,周可可獨自傷心。司建宇、傅軼則、程凌云與米曉嵐四人共同商議鼎峰與帝杰的合作方案,期間,米曉嵐與程凌云起沖突,會后,司建宇告訴米曉嵐程凌云就是他的親妹妹。

第15集

程凌云辯解說自己當時是為了出人頭地而放棄愛情,同時希望和程凌云繼續做朋友。程凌云失望之至,拒絕了韓啟明的要求。傅軼則看到帝杰派出了韓啟明作為代表,便私下里約見曲恒,希望曲恒能換掉他,曲恒應允?;毓競?,曲恒下達了人事變動命令,韓啟明不服,質疑曲恒濫用職權并找周志超討還公道,結果卻意外得知程凌云真實身份。葛倩茹為幫韓啟明討還公道來到程家面館大鬧一場,期間在與程玥扭打中推倒程玥,曲陽明趕來幫忙也意外摔倒住院。韓啟明聞訊大驚失色,急忙帶禮物趕來醫院道歉,還沒到病房就碰到了程凌云。得知程凌云身份后的韓啟明表示要和葛倩茹分手,并跪下求程凌云跟他和好。

第16集

早晨上班時,傅軼則與程凌云正面碰上,程凌云害羞想逃,傅軼則卻拉住她又一次表白,并逼程凌云承認自己的真實感情。隨后在鼎峰的公司大會上,程凌云主張為天都項目舉辦發布會,張黎黎百般阻撓卻被司霄漢一一駁斥,氣不過的張黎黎私下質問司霄漢是否又想和程玥重修舊好。下班后,曲恒來找程凌云一起慶生,卻看到程凌云與傅軼則十分親密地前去吃飯。程凌云忘記了這天是曲恒的生日,讓曲恒先回去反而跟著傅軼則走了。曲恒默默難過之際,周可可出現,要幫曲恒慶生。這時,曲恒發現周可可發燒,將她送回了家?;丶液?,周志超看到周可可的樣子,明白了周可可喜歡曲恒,內心十分不滿。傅軼則帶著程凌云吃飯,卻在餐廳碰見了司建宇和米曉嵐。

第17集

程凌云作為發布會負責人忙不過來,想借用行政的同事幫忙卻遭到拒絕。無奈程凌云只能叫白婷婷來幫自己采購物品。白婷婷追問鼎峰為什么會把發布會這么大的事交給程凌云,程凌云吞吐再三后向白婷婷吐露實情。因為這天是高翔酒吧開業的日子,白婷婷喝的大醉,迷迷糊糊中道出曲恒喜歡程凌云,以及自己喜歡高翔的事。早晨,程凌云與白婷婷就天都項目的事情一同赴韓啟明的約。誰知,韓啟明卻變出一大把玫瑰花請求程凌云的原諒,并且希望能和程凌云復合。程凌云看穿韓啟明是一個見利忘義的小人,生氣地將水潑到韓啟明臉上。白婷婷為了氣葛倩茹將早晨發生的事告訴了她,葛倩茹怒火中燒跑來鼎峰大鬧,不僅扇程凌云嘴巴還大罵程凌云是第三者。

第18集

酒會上,程凌云絆倒在地。曲恒見狀趕來幫忙,他推開傅軼則?;こ塘柙評肟訟殖?,周可可見狀黯然。程凌云回家后傷心不已,她一面擔心傅軼則因父親不接受自己,一面擔心接受自己了又會影響他們父子關系。曲恒默默守在程凌云門外,離開之際碰到了程玥,告訴了她程凌云受了委屈。程玥來到程凌云房間,十分自責,埋怨自己讓程凌云留在鼎峰而處境艱難。周可可獨自一人一直在酒店等著曲恒,曲恒為了補償周可可帶她來到高翔的酒吧吃飯。周可可趁機又一次挽留曲恒,曲恒動情卻只能拒絕。曲恒送周可可回家之際,周可可情緒失控沖上前保住了曲恒。司霄漢和張黎黎商量想帶程凌云一起出差以便培養父女感情,但怕程凌云不答應便讓司建宇前去當說客。

第19集

米曉嵐照顧醉酒后的傅軼則,覺得十分甜蜜。次日醒來,米曉嵐又一次對傅軼則表白,但仍舊被拒絕。周可可來到曲恒家從曲父處學習茶藝,曲明陽與周可可相處十分融洽。程凌云陪司霄漢出差,司霄漢想補償程凌云,給程凌云買了很多貴重的東西,但程凌云統統不感興趣,獨獨對抓娃娃機興趣盎然。司霄漢見狀陪程凌云在娃娃機前玩了起來,父女倆緊張的關系終于有所緩和。司霄漢不斷說起自己錯過了女兒20多年的時光,錯過了許多重要時刻。程凌云難過地憶起往事,言語間全是對父親的失望,司霄漢則表示不愿再錯過程凌云以后的人生。說話間司霄漢突然身體不適,程凌云見狀十分緊張,心疼地望著父親。米曉嵐為了得到傅軼則決定利用司建宇對自己的感情,她打算假意與司建宇親密來刺激傅軼則。

第20集

葛倩茹傷心不已獨自買醉,卻無意間看見周志超也在同個酒吧,葛倩茹計上心來主動前去投懷送抱。二人正在纏綿之際,周志超記起葛倩茹是韓啟明女朋友,遂趕她下車。葛倩茹見計謀不成,故意激周志超去追白婷婷。程凌云和司霄漢一起出差回來,張黎黎見父女二人關系好轉,心生不滿和?;?。張黎黎交代程凌云在公司要多加注意,程凌云言語間和她針鋒相對,兩人不歡而散。周可可給曲明陽送濾水機,談話間為曲明陽縫好紐扣,并提及父母已經去世。曲明陽對客人表露對周可可很滿意,只怕曲恒不喜歡,周可可聽到后面露失望。鼎峰會議上,傅軼則緊盯程凌云,程凌云卻一再逃避他的眼神。司建宇觀察到兩人狀況,告訴程凌云傅軼則是真心對她,希望她放下顧慮,考慮清楚兩人的感情。程凌云陷入沉思。

第21集

張黎黎拒絕了金亞蘭的借錢要求。飯后張黎黎看到程凌云和曲恒一起吃飯,便假裝關心程凌云的感情,暗諷程凌云腳踩兩只船。司建宇叫出正在健身的傅軼則,警告傅軼則不要對米曉嵐欲擒故縱。傅軼則堅定地表示自己愛的是程凌云,只把米曉嵐當妹妹。司建宇為自己的沖動道歉,并告訴傅軼則程凌云可能是因為父母而對感情缺乏安全感。金亞蘭向張黎黎借錢遭拒后回到家,和張毅兩人商量出在天都項目上使用殘次材料,以此來填補之前挪用的錢。程凌云不接傅軼則的電話,第二天一早,傅軼則來到程凌云家里找她。傅軼則帶程凌云回到她和韓啟明分手的地方,再次向程凌云表白,懇請能留在她身邊?;に?。程凌云深受感動,但認為兩人之間相隔太遠,沒有未來,終究沒有答應。

第22集

程凌云詢問白婷婷跑走的原因后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感情。程凌云回到酒吧寬慰高翔,讓他不要太著急。而回家的白婷婷遇到周志超拿著鉆石項鏈表白,白婷婷救了差點被摩托車撞到的周志超,對項鏈不屑一顧,周志超對白婷婷心生好感。曲明陽勸曲恒跟周可可說清楚,不要傷了她的心。曲恒請周可可吃飯,表明天都項目結束后會離開,勸她不要再在自己身上花費精力。周可可含淚打斷曲恒的話,希望曲恒好好陪她吃頓飯,曲恒無奈應允。程凌云發現天都項目原材料價格上漲很多,司建宇認為張毅對此沒有反應,其中一定有貓膩,讓傅軼則調查這件事。傅軼則邀程凌云一起調查,程凌云拒絕。司建宇把傅軼則和傅天麟父子勢如水火的關系告訴程凌云,程凌云很震驚。

第23集

在車上,程凌云讓傅軼則以后別再對自己太好,傅軼則表示自己不會放棄。而另一邊張黎黎去找了張毅夫婦,讓他們好好處理這件事。韓啟明到鼎峰門口糾纏程凌云,傅軼則拉走程凌云。韓啟明到工地查看情況,聽到張毅說自己偷工減料賺錢理所應當,讓葛倩茹把消息爆料給了記者。米曉嵐來看望傅軼則,傅軼則卻一再提起司建宇,讓米曉嵐不要為自己費心,米曉嵐心生不悅。鼎峰使用不合格建材的事被披露,引起了輿論關注。韓啟明趁機建議周可可向鼎峰問責,爭取利益。周可可想與曲恒討論,韓啟明以程凌云為由阻止了她,自薦去鼎峰談判。面對帝杰加大股權或權責的要求,司建宇非常生氣,傅軼則勸他著力解決輿論問題。

第24集

張黎黎怒氣沖沖地找司建宇問責,司建宇得知程凌云沒有幫自己的忙,而且中止合作的協議是經過傅軼則同意的,認為兩人聯手對付他,生氣離開。司建宇找米曉嵐打網球發泄心情,米曉嵐趁機挑撥兄妹關系。張黎黎借傅軼則激化米曉嵐對程凌云的仇視,慫恿米曉嵐想辦法讓傅軼則離開鼎峰回巨野。周可可讓曲恒帶她去程家面館吃面,卻碰上一群醉漢鬧事。曲恒和醉漢們大打出手,周可可為曲恒擋下一名醉漢砸下的空酒瓶。周可可腦震蕩進醫院,周志超責怪曲恒,曲明陽勸曲恒接受周可可,曲恒內心有所觸動。司建宇妥善處理了工地事故事件,獲得董事會和司霄漢的贊許,被委以總經理級的權限。正當司建宇興奮不已,司霄漢接到司建峰回國的電話,司霄漢和張黎黎非常高興,司建宇心生?;?。

第25集

程凌云帶司建峰吃飯,司建峰說不打算回家,程凌云帶他到傅軼則家借宿。張黎黎責怪司霄漢對司建峰不上心,司霄漢覺察張黎黎一心記掛家產,心生失落,不由得想起程玥。司霄漢來到程家面館看程玥,希望程玥關掉面館,接受自己的安排,程玥生氣拒絕。程玥憶起當年司霄漢讓張黎黎送來離婚協議,逼迫自己離婚,悲怒交加地趕司霄漢走。司霄漢困惑于程玥的反應,但程玥不愿再提,只能無奈離開。之后回想起程玥的反應,司霄漢懷疑當年存在誤會。傅軼則看到程凌云帶來借宿的是司建峰,非常吃驚。傅軼則告訴司建峰程凌云的身份,司建峰想多了解程凌云,請傅軼則幫忙隱瞞身份。

第26集

司建宇生氣地把司建峰被安排進項目的事情告訴米曉嵐,米曉嵐勸司建宇冷靜,提議給司建峰安排一個虛職。司建宇問米曉嵐現在求婚她會不會答應,米曉嵐讓他別開玩笑,轉身卻看到傅軼則。為了刺激傅軼則,米曉嵐答應了司建宇的求婚,司建宇欣喜不已。傅軼則勸米曉嵐不要因為沖動應允,米曉嵐反問傅軼則對她嫁給司建宇的感受。傅軼則回答祝福,米曉嵐生氣離開。合作方送給曲恒和周可可情侶對戒,周可可當場戴上,曲恒卻把戒指塞進口袋,周可可面露失望。韓啟明將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訴給周志超,周志超為妹妹不平,怒打曲恒。周可可維護曲恒,說一切都是出于自愿。曲恒心生愧疚,提出辭職,周可可悲痛地挽留,曲恒只好答應再考慮。

第27集

傅天麟即將出院,徐慧蓉勸他不能再那么拼命,提出讓傅軼則回巨野,傅天麟想到傅軼則對他的恨意,失落難耐。徐慧蓉請求米曉嵐勸傅軼則回家看看傅天麟。米曉嵐建議徐慧蓉找程凌云勸說傅軼則,實際想讓程凌云插手父子關系從而引起傅軼則不滿。司建峰來到高翔酒吧,看到曲恒正在唱歌十分崇拜,當場要拜師。二人十分投緣。另一邊,徐慧蓉找到程凌云,希望他幫忙勸傅軼則,在徐慧蓉的百般求情下,程凌云不忍拒絕只好答應。程凌云帶著飯菜來傅軼則家吃,言談間提及希望他回家看望爸爸。傅軼則不同意,兩人不歡而散。

第28集

周可可緊緊抱住曲恒求他再也不要離開,曲恒卻只能暗自傷感相逢恨晚。傅軼則來看望父親,兩人間卻氣氛尷尬。傅天麟希望兒子回到巨野,傅軼則卻拒絕并提醒父親以后對程凌云客氣一些。傅天麟十分不滿,對程凌云更加厭惡,傅軼則卻表示為了程凌云愿意斷絕父子關系甚至改姓。父子間硝煙更加濃烈。司建峰來找程凌云道歉,程凌云十分關心他的處境。司建峰希望繼續去高翔酒吧駐唱,請程凌云幫忙,兩人親密相擁。這一幕被張黎黎看到。周志超拿著大捧鮮花想追求白婷婷,但卻被白婷婷拒絕。周志超不死心暗暗決定繼續追求。張黎黎警告程凌云離司建峰遠一點,程凌云卻暗諷張黎黎利用兒子爭權奪利。

第29集

程玥勸程凌云再考慮一下曲恒,并要迅速在兩人間做出決斷。韓啟明約葛倩茹吃飯,目的卻是勸她墮胎,葛倩茹傷心不已和韓啟明分手。司建峰又回到舞臺上唱歌,程凌云和白婷婷十分贊賞他的才華,司建峰趁機請求程凌云為自己向父親求情,繼續音樂夢想,程凌云答應。司建宇帶米曉嵐挑婚紗,米曉嵐換上婚紗心里想著的卻是傅軼則,嘴里雖然說著愿意嫁給司建宇,心里卻承認無法愛上司建宇。得不到和不甘心折磨著米曉嵐,喝醉酒的她來到傅軼則家,傅軼則見米曉嵐行為幾近發瘋,將涼水潑到米曉嵐臉上離開。

第30集

米曉嵐拿到國際設計大獎,希望和傅軼則一起去領獎,傅軼則拒絕,米曉嵐又一次落空。司建宇又一次游說程凌云加入和張黎黎的斗爭,程凌云卻表示他不關心名利,做完天都項目就會離開,司建宇卻希望她能留下幫自己斗倒張黎黎。程凌云不同意,司建宇卻用傅軼則來威脅程凌云,表示如果她放棄司霄漢女兒的身份,就會失去傅軼則。程凌云聞此一邊不相信,一邊又隱隱擔憂。周可可看到曲恒在幫程凌云申請國外大學,悲傷得知曲恒依舊要和程凌云一起出國,心碎表示再也不會糾纏曲恒。此時周可可突然哮喘發作,曲恒十分自責,周可可病情危急卻因置氣拒用呼吸器,曲恒情急下說出對周可可的真實情感,但在周可可哮喘緩解之后表示依舊放不下程凌云。

第31集

莫子琪主動來找傅軼則,對他表達思念和愛慕,希望能夠和好。傅軼則卻說自己已經有了愛的人,兩人沒有可能。莫子琪不甘心于此,暗自發誓決不認輸,她以自己居無定所為由,要求傅軼則看在舊情收留她幾日。傅軼則同意。傅軼則希望司建宇接手MKG,司建宇擔心程凌云和傅軼則分手會加速她離開鼎峰遂同意。張黎黎讓張毅將司建峰所有的樂器都扔掉,但卻被中途回來的司建峰撞到。司建峰非常生氣,大罵張黎黎是魔鬼后離家出走。司建峰找曲恒談心,曲恒鼓勵他堅持自我。聊天中,司建峰意外得知曲恒和程凌云要一起出國,十分看好他當姐夫。

第32集

傅軼則和莫子琪坐在門口互說心事。張黎黎帶著張毅來到程家面館鬧事,大喊著讓程凌云把司建峰交出來,程家母女生氣趕走二人。不一會,曲明陽來到面館,聽聞此事,說起司建峰就在自己家。程凌云聽說后,前往曲恒家拎起司建峰讓他趕快回家。周志超在白婷婷家樓下等著她,但卻碰到了高翔,兩人廝打起來。這時,白婷婷出現,拉開兩人表示高翔是自己男友。葛倩茹告訴韓啟明自己真的懷孕了,韓啟明擔心葛倩茹又鬧分手,決心先穩住她,便假意讓她生下來。司建峰回家。司建宇帶著米曉嵐來看望父親,司霄漢問起程凌云近況,司建宇說出她與傅軼則感情出現危急。

第33集

傅軼則再次拒絕米曉嵐的表白,米曉嵐糾纏不休。莫子琪突然出現,打斷米曉嵐,傅軼則要子琪幫忙,兩人深情接吻,米曉嵐深受打擊,哭著離開。米曉嵐回到家,司建宇一直在等她。司建宇帶米曉嵐來到自己準備的新房,告訴她這里以后就是他們的家,要讓曉嵐做這個家的女主人,米曉嵐深受感動。程凌云在高翔酒吧喝酒,白婷婷給程凌云看了網上的新聞,新聞里的照片是傅軼則和莫子琪接吻的照片。傅軼則來酒吧找程凌云,問她要冷戰到什么時候。程凌云問傅軼則新聞是怎么回事,傅軼則說都是誤會,程凌云不相信,說兩人的感情已經結束了。傅軼則對程凌云不相信他感到非常失望,兩人徹底分手。天都世紀城項目完工,司建宇的工作得到了司霄漢的極大肯定。司建宇向辦一個慶功宴慶祝,張黎黎不讓司霄漢參加。

第34集

曲恒不想讓程凌云卷入司家的家產斗爭中,他不會勸程凌云留下。曲恒和司建宇因為程凌云發生爭執,司建宇說程凌云愛傅軼則,可是因為曲恒不能跟傅軼則在一起,勸曲恒放棄程凌云,勸她留下。司建峰來找曲恒,聽到司建宇說的話,讓曲恒不要放棄。在司建峰的鼓勵下,曲恒下定決心不會放棄程凌云。白婷婷擔心葛倩茹的身體,來家里看她,兩人冰釋前嫌。白婷婷說葛倩如愛錯了人,葛倩如不相信,白婷婷告訴了她韓啟明拿孩子訛詐程凌云,他根本就不愛她。韓啟明回來后,葛倩如問他是不是問程凌云要錢了,韓啟明不承認。金亞蘭讓張毅去找張黎黎哭窮說軟話,讓張黎黎把天都物業的項目交給張毅做,張毅答應一定把項目拿下。

第35集

周志超告訴曲恒,當年爸媽去世,周可可整個人沒有了生氣,后來是因為帝杰,才慢慢好起來,他擔心曲恒走了以后,周可可又會變成爸媽去世時的樣子。曲恒告訴周志超,周可可是他見過的最堅強的女孩,她會沒事的。白婷婷看到這一幕,對周志超大為改觀。傅軼則在司建宇的鼓勵下,來到高翔酒吧找程凌云。傅軼則挽留程凌云,希望她能留下了,程凌云拒絕。傅軼則請求程凌云走之前再一起吃一頓飯,程凌云只好答應。莫子琪告訴傅軼則,自己過兩天就要離開了,她問傅軼則兩個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傅軼則告訴她,自己的心里只有程凌云。程凌云和傅軼則共進臨別前的最后一頓晚餐,傅軼則說只要程凌云同意,自己可以馬上訂機票,跟她一起去美國,結果被程凌云拒絕。傅軼則問她為什么最后選擇的不是自己。

第36集

程玥的面館里有人鬧事,面館被砸,曲明陽和程玥身受重傷,司建峰發現后把兩人送到醫院,程凌云和曲恒聽到消息趕了回來。程玥和曲明陽被送進手術室搶救,司霄漢和司建宇趕來了醫院等待手術結果。手術結束,曲明陽和程玥被送進監護病房,程凌云、曲恒和司建宇決定留下來等他們醒過來。傅軼則來公司找司建宇,司建宇告訴他程玥受傷住院,程凌云沒有出國,現在在醫院照顧程玥,讓他去醫院看看程凌云。傅軼則告訴司建宇他想離開鼎峰,想走自己的路。司建宇再三挽留,希望傅軼則再留在鼎峰三年。傅軼則表示司建宇急于讓鼎峰上市的計劃他并不同意,就算是留下來也不會幫他安排鼎峰上市,不如放他出去試一試,萬一成功了,也是給司建宇找了一條退路。司建宇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第37集

傅軼則回家后,發現莫子琪正在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二人告別。司霄漢希望程凌云能夠回到鼎峰,程凌云卻說要等程玥醒來再說。此時,傅軼則打電話給程凌云,希望能夠陪著她,程凌云卻說怕傅軼則來以后自己不再堅強。曲恒出現,鼓勵程凌云并擁抱她。這一切被周可可看到。次日,程玥終于醒來,十分關心曲明陽處境。司霄漢聽聞程玥情況,激動地要去看她,卻被張黎黎阻攔。張黎黎侮辱程玥,司霄漢生氣,兩人爭吵,司霄漢又一次病倒。周可可前來看望曲明陽,正好遇到程凌云推著程玥過來探視。周可可見狀準備離開,程凌云送周可可出去,鼓勵她要繼續追愛。高翔和白婷婷準備去看望程玥和曲明陽,但卻一直攔不到車。

第38集

張黎黎正對程玥說狠話,被剛進門的程凌云和司建峰聽到。程凌云十分生氣,懷疑正是張黎黎讓人打了程玥和曲明陽。張黎黎非但不忌憚,反而氣焰更甚,大肆辱罵程玥,程凌云生氣地離開了司家。周志超送白婷婷回到酒吧,希望得到朋友間的擁抱。白婷婷思忖再三同意擁抱,但這一切卻被高翔看到。高翔內心分外不爽,又跟白婷婷因為見父母的事爭吵起來。爭執中,高翔對白婷婷說了非常過分的話,白婷婷哭著跑走。張毅夫婦回到了原來的房子里,此時打手又打電話跟張毅要錢,金亞蘭聽到這通電話,張毅巧言糊弄過去。傅天麟肺癌晚期,徐慧蓉希望他能出國安心治療,騙他是良性腫瘤,但卻被傅天麟識破。傅天麟因為巨野出了大問題而無法放下手頭工作,無法離開公司,徐慧蓉十分心急,想找傅軼則幫忙勸說。

第39集

周可可一個人管理公司非常累,周志超想找人幫她,但是苦于沒有合適的人選。韓啟明來找周可可,說自己昨天在酒吧撿到一支唇膏,周可可說不是她的,并警告韓啟明以后不要因為這樣的事情來找她。周志超警告韓啟明不要打周可可的注意,韓啟明發誓自己沒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借昨晚在酒吧遇到周可可的事情拉近和周可可的距離。韓啟明自認為自己的能力不比曲恒差,只是缺少機會和經驗,請求周志超可以把他推薦給周可可。周志超答應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做一套方案。曲恒在醫院陪曲明陽散步,曲恒提出要去打理茶園和茶館,曲明陽說茶園和茶館不需要他,讓他先處理好自己的感情問題。曲明陽把周可可給他的天都城項目的獎金交給曲恒,告訴他周可可留下的不單單是錢,更是一份情,要還也應該曲恒自己還給周可可。

第40集

周志超喬裝打扮成司機,帶白婷婷父母四處旅游。高翔因為白婷婷沒有把兩人談戀愛的事情告訴父母,和白婷婷冷戰,在曲恒的勸說下決定找白婷婷道歉。在白婷婷家樓下,高翔看到周志超和白婷婷在一起,一怒之下對周志超大打出手,白婷婷把高翔拉開。白婷婷的父母得知高翔是白婷婷的男朋友,想上前勸阻,高翔沖動之下出言不遜并還想動手。白婷婷大喊這是我爸媽,生氣帶父母離開。司建宇的金馬湖項目預算被投資部砍掉一半,在得知投資部也被張黎黎接管后跑去質問張黎黎。張黎黎拿出了自己模仿司霄漢筆記簽署的委任狀。司建宇質問張黎黎,金馬湖是稀缺資源,張黎黎不支持這個項目就是違背公司的策略,依然被張黎黎拒絕。

第41集

傅軼則約程凌云見面。傅軼則告訴程凌云自己和父親和好,并且回到了巨野,程凌云很為他高興。傅軼則問程凌云要逃避自己到什么時候,程凌云希望傅軼則再給彼此一些時間,傅軼則要程凌云有答案的時候馬上告訴自己。曲恒來到酒吧找高翔,高翔因為和白婷婷分手一個人在喝悶酒。曲恒陪著高翔喝酒,兩個失意的人都喝醉了。司建宇回家和司霄漢聊天,提到要恭喜張黎黎兼管投資部,司霄漢說自己沒有下過這樣的決策,張黎黎拿出委任狀蒙混過去。司建宇暗示這個委任狀有問題,提出想自己來接管投資部,張黎黎不同意,提出讓司建峰打理。司建峰不愿意接受,提出可以讓程凌云接管,在司建宇的建議下,司霄漢決定讓程凌云接管投資部,司建峰去投資部學習。司建宇告訴司霄漢,程凌云不想進鼎峰,說服司霄漢讓程玥勸說程凌云。

第42集

司建宇問米曉嵐對婚禮有什么想法,米曉嵐表示相信司建宇的安排。司霄漢找程玥商量勸說程凌云進鼎峰的事情,司霄漢告訴程玥現在司建宇和張黎黎爭斗的很嚴重,他擔心因為內斗會把鼎峰整垮,希望程凌云可以進鼎峰工作,從中調和兩個人的矛盾。程玥擔心鼎峰如果被斗垮了,司建宇會受不了,決定勸服程凌云回鼎峰。在程玥的再三勸說下,程凌云答應會好好想一想。張黎黎約程凌云見面,想用600萬換程凌云母女兩人離開。這個交換遭到程凌云拒絕,于是張黎黎威脅程凌云,如果她不離開,程玥可能會再次遇襲入院。張黎黎的威脅激怒了程凌云,程凌云決定到鼎峰工作,幫助司建宇打倒張黎黎。程凌云接管投資部,因為資歷淺,手下的員工不配合,司建宇告訴她投資部的人都是不服從領導只服從業績,提出要幫程凌云找幾個好的項目,以她的名義投資。程凌云想起自己曾在傅軼則那里聽到過“非常視野”這個項目,于是讓曲恒幫忙了解一下這個項目。曲恒告訴程凌云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項目,建議盡快入手。在曲恒的幫助下,程凌云成功從巨野手里搶投了“非常視野”項目,得到了司霄漢的認可。司

第43集

曲明陽勸曲恒放棄程凌云,接受周可可。由于程凌云一直不接傅軼則的電話,傅軼則決定去程凌云家樓下等她。見到傅軼則,程凌云為“非常視野”的事道歉,傅軼則質問程凌云在搶走這個項目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他,程凌云說自己擔心傅軼則會把項目搶回去,傅軼則表示非常失望。傅軼則生氣程凌云竟然不相信自己對她的感情是真的,并且把自己當成了惡意的競爭對手。傅軼則十分傷心,認為程凌云為了鼎峰變成了另一個人,已經不是自己當初認識的程凌云了?;氐焦?,巨野的股東開始質問為難傅軼則,傅軼則沉穩應對,股東提出“非常視野”項目被鼎峰搶走是因為傅軼則對鼎峰有私情,要求召開董事會重新考慮總經理的人選,傅軼則答應召開董事會。董事會上,傅軼則向各位股東匯報了巨野未來的計劃規劃。這份計劃書得到了股東的認可,傅軼則成功化解了?;?。

第44集

韓啟明和周志超來到了高翔酒吧,韓啟明讓周志超找機會挑釁,韓啟明躲在角落用手機拍下了高翔暴打周志超的視頻,并且發給額白婷婷。葛倩茹打電話給韓啟明求證,懷疑視頻是韓啟明和周志超設計的,韓啟明否認設計。于是白婷婷生氣地去酒吧找高翔理論。白婷婷質問高翔為什么要動手打周志超,兩人再次爭吵,最后徹底分手。司建宇約傅軼則出來,告訴傅軼則他和米曉嵐要結婚了,希望傅軼則不要出現在婚禮上,并警告傅軼則,如果他的婚禮因為傅軼則的出現發生任何變數,他不會放過傅軼則,傅軼則無奈答應。曲恒做夢,夢到周可可告訴他要和相親的人結婚了,不想再等曲恒了,曲恒心急之下終于向周可可表白。曲明陽叫醒曲恒,再次勸說曲恒不要再壓抑自己的感情,欺騙自己的心。傅軼則向周可可提出合作,巨野要幫助帝杰上市,兩家公司強強聯手,周可可非???,答應會好好考慮。

第45集

米曉嵐來巨野找傅軼則,傅軼則把準備給曉嵐的結婚禮物送給她。曉嵐說自己現在很幸福,謝謝傅軼則多年來對她的照顧。曲明陽告訴曲恒,周可可一直都沒有變心,只是不好意思開口,希望曲恒自己提出來要回帝杰,并鼓勵曲恒去周可可家里找她,把話說清楚。曲恒在周可可家門口碰到周可可和傅軼則,周可可邀請兩人一起到家里坐坐。傅軼則講了自己丟掉“非常視野”項目的事,讓周可可誤會曲恒和程凌云在合作。傅軼則離開后,周可可質問曲恒為什么要瞞著她去鼎峰,曲恒說他只是順手幫忙。周可可表示不相信,曲恒想要解釋,被周可可傷心打斷。周可可表示自己不會再纏著曲恒,而且自己現在有了傅軼則幫忙,下一步計劃就會針對程凌云。曲恒問周可可為什么要告訴他,周可可說因為知道曲恒喜歡程凌云,一定會去鼎峰幫程凌云。曲恒賭氣說會去鼎峰幫程凌云,不會再打擾周可可了。

第46集

司建宇沖進巨野集團找到傅軼則,質問他為什么入股帝杰,是不是要跟鼎峰作對。傅軼則說這是商業行為,沒有針對誰,只是執行父親的策略。司建宇表示不能理解,質問傅軼則是不是為了米曉嵐報復自己。司建宇越說越生氣,整個人發起瘋來。傅軼則一拳打過去,想讓司建宇冷靜下來,司建宇說他和傅軼則的情分到此為止。張毅把豐華集團介紹給張黎黎,覺得可以借殼上市。張黎黎讓張毅盡快約對方見面。米曉嵐陪程玥買東西,程玥感嘆有一個這么好的兒媳婦,曉嵐說司建宇給了自己一個家,自己感到特別幸福,她會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司建宇,讓他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第47集

米曉嵐來鼎峰安慰司建宇,司建宇重燃斗志,只是情緒有些陷入魔怔。曲恒發現豐華集團問題重重,程凌云十分著急請求曲恒幫忙調查,程凌云感慨曲恒像哥哥一樣疼愛她。司建宇意圖利用自己掌管的部門阻撓張黎黎,回家以后,司建宇情緒失控摔東西發瘋。周可可與傅軼則探討工作細節,說話間談起鼎峰如今情況危急。司建宇和張黎黎因為上市的事情在辦公室大吵,司建宇再度失控,嚇得張黎黎跑去張毅家吐苦水。臨走時,他委托張毅幫她大量購置豐華股票。張毅夫妻聞此,以為發財的機會到了,也決定傾家蕩產跟著買股票。

第48集

面對司建宇偏執成狂,兩人開始爭吵。司建宇說要斷絕兄妹關系,曲恒聞聲進來安慰程凌云。事后程凌云和曲恒商量決定加快上市。在會議中,程凌云突然得知豐華集團董事涉嫌違規被調查。另一邊,回家后的司建宇喝得酩酊大醉,大叫著要米曉嵐滾。米曉嵐不斷安慰著情緒崩潰的司建宇,司建宇卻推開她,說自己現在只想要鼎峰。情緒越來越失控的司建宇出現了幻覺,變得暴躁又充滿破壞性,米曉嵐十分難過。傅軼則約見周可可,告訴她公司出現了內鬼。而另一邊,葛倩茹偷偷拷貝了韓啟明偷的機密文件。

第49集

面對鼎峰情況日漸危急,程凌云帶著合作方案來找傅軼則。傅軼則卻說自己目前需要的不是利潤分成,而是收購股份。傅軼則提出要程凌云用鼎峰20%的股份換自己接盤。程凌云因對父親的承諾不愿用賣公司的方式來渡過難關,二人間的合作隨即談崩。張黎黎焦灼地聯系豐華集團趙振董事長,卻怎么都聯系不上。此時,金亞蘭帶來毀滅性消息——趙振被捕,張黎黎難以承受打擊暈倒。程凌云覺得因為自己拖累了曲恒太多,于是勸曲恒回頭去找周可可。曲恒表示作為親人不能丟下程凌云不管,此時,程凌云收到司建宇讓她歸還鼎峰的消息。曲恒忍無可忍,約出司建宇將其痛揍一通,指責司建宇因自己的自私搞垮了鼎峰。聽到真相后的司建宇無法接受現實,情緒又一次失控崩潰。

第50集

曲恒來到周可可家感謝。周可可說自己并未注資,同時為曲恒這樣處處為程凌云的行為感到委屈生氣。曲恒突然打斷周可可,上前吻住了她,并真誠地向她表白。周可可如釋重負,與曲恒在大雨中忘情擁吻。周志超回家,卻意外發現曲恒也在他家,看著曲恒和周可可的樣子,周志超頓時明白了一切。曲恒追問到底是誰注資,周志超無奈供出傅軼則。次日,程凌云沖到傅軼則辦公室讓他好好考慮投資鼎峰的事情,不要影響了巨野和傅家父子關系。傅軼則解釋此次行為完全屬于他個人,與巨野毫無關系。此時徐慧蓉出現。在程凌云的追問下,徐慧蓉道出傅軼則默默付出的一切,程凌云吃驚感動,隨后與傅軼則定下兩年后結婚的約定。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