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
超级大乐透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超级大乐透:殺出黎明

超级大乐透 www.trcsj.com 2018-07-20 09:33:00 

集數:36

類型:戰爭、懸、愛情

導演:王國良

主演:楊蕊 邵桐 王奎榮

播出:梅州-1《黃金強檔劇場》7月9日起

 10dfa9ec8a136327678fd7ab978fa0ec09fac7c3

劇情簡介

《殺出黎明》由王國良執導,邵桐、楊蕊、秦沛、王奎榮主演。該劇講述了大律師徐查理背負滅門仇恨,一心復仇,但面對家仇國恨,他選擇暫且放下個人恩怨加入革命的故事。

1926年初,一心維護法律公義的大律師徐查理,因不堪忍受種種錢權交易的黑幕憤而辭職,來到江南重鎮江州最窮的貧民區開了一家貧民法律事務所,專為請不起律師的窮人打官司。在與惡勢力對抗的過程中,徐查理結識了富有正義感的女探長凌小骨,二人逐漸產生愛情。一心為民的徐查理成了江州貧民區的刀筆英雄,但卻因得罪軍閥尚宏發而被其以殺人罪陷害入獄。曾經叱咤風云的大律師成為階下囚,凌小骨為救心上人四處奔走,各方正義力量紛紛伸出援手,最終幫助徐查理洗脫罪名。徐查理與尚宏發抗爭到底,組織起江州各方進步力量,并與揮師北上的北伐軍取得聯絡。徐查理與凌小骨一起參加了北伐軍攻克江州的戰斗,凌小骨英勇犧牲,徐查理最終走上了尋找光明的新道路 。

分集劇情

第1集

清朝末年,江南重鎮江州城,一個漆黑不見五指的夜晚,城內首富鄭家慘遭滅門之禍?;鴯獬逄熘?,七個身著黑衣,戴著八仙面具的殺手,將鄭家老小燒殺殆盡。鄭家的兒子鄭弘毅在血腥追殺中消失在火海里。十八年后,大律師徐查理在上海駛往江州的火車上,遇見了正在押送重犯狄三的江州女探長凌小骨,半路上狄三的弟弟狄五劫持了江州古董商常世勇的兒子常旭明,想用他作為人質換回狄三。危急時刻,查理出手協助小骨救下常旭明,卻被小骨懷疑為犯人同伙帶去警局審問。經過解釋,徐查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徐查理受邀去常家赴宴,言談中探知常世勇將用一件金絲細鱗甲參加江州古董行內的斗寶大會。常世勇來到外室瑾香住的小公館尋歡,半夜時分,小公館外響起詭異笛聲,窗玻璃上也赫然出現黑夜判官留下的血字。常世勇被嚇得惶恐不安,連夜前去找自己當年的師弟、如今票號老板趙廷軒商議,二人經過商量,認為只是古董商同行們作祟。但就在常世勇回家的路上,黑夜判官卻真的從天而降。

第2集

眼見身邊的保鑣們都被身手不凡的黑夜判官一一撂倒,常世勇落荒而逃,恰巧遇見深夜巡街的凌小骨才得以逃脫。常世勇回到小公館命手下嚴防死守,但雨夜中黑夜判官仍然再次出現,一番激戰,眾手下紛紛倒下。當夜,當警局的人趕到小公館時,常世勇已成一具無頭尸首,他珍藏的金絲細鱗甲同時消失,墻上出現黑夜判官留下的血字。在常家小公館血戰之后,那名黑衣人來到鄭家廢墟前,他摘下面罩,露出徐查理的面容。原來他就是當年死里逃生的鄭高棋之子鄭弘毅。他要以當年父親曾經行俠仗義的黑夜判官的身份回來,向當年殺害其家人的七名兇手復仇雪恨,常世勇就是第一個目標。凌小骨接受上司委任調查常家血案,她從師父祝丹楓口中得知,所謂“黑夜判官”是在十八年前突然消失的江湖俠客。如今這個黑夜判官重出江湖,所為何來? 常世勇無頭案在江州一時鬧得沸沸揚揚,血案細節很快見報。徐查理看完報道后陷入沉思:案發當夜,常世勇在自己動手前一刻就毒發身亡,是誰下的毒?自己離去后,又是誰砍掉了常的頭顱?要殺他的人是否與十八年前的事有關?他準備繼續調查下去。徐查理順藤摸瓜,跟蹤小公館女主人瑾香來到戲院,此時戲院正在上演南洋魔術師鬼王的魔術表演,前朝皇親葉八爺等江州名流同時在場。正當精彩的魔術表演一半時,常世勇的人頭卻憑空出現在一間貴賓包廂內。

3fd4df7459e64dad9fc0831670578f09_th

第3集

原本是歡聲笑語的劇場內,卻赫然出現常世勇的人頭,眾人亂作一團。震天門掌門之女尚喜寶又在劇院衛生間內和一個神秘的黑影不期而遇,她驚慌的尖叫聲引來徐查理前來?;ぜ訝?。那個黑衣人和徐查理交手一番,雖然逃脫卻留下了指紋,凌小骨帶著眾警察趕到劇院,對在場眾人一一核對,卻未找到嫌犯。江州城內的一處時常鬧鬼的廢棄鬼樓內,七個戴著八仙面具的神秘人重新聚在了一起,他們心懷鬼胎地商討著十八年前眾人共同犯下的那起鄭家血案,猜測這個所謂的黑夜判官在江州城掀起波瀾,是否要為鄭家復仇。徐查理巧妙提醒凌小骨要徹查常世勇真正的死因,凌小骨受到啟發帶人前去常家給常世勇驗尸。徐查理抓住機會從瑾香和常旭明的表現中發現二人早有私情。夜晚,出來私會的常旭明和瑾香被喬裝成“黑夜判官”的徐查理逮個正著,二人被黑夜判官展示的種種刑罰嚇破了膽,痛快交代了他二人受趙廷軒要挾,毒殺常世勇的始末。原來趙廷軒知曉了瑾香與常旭明的私情,以此為把柄讓兩人殺死常世勇,并想得到常世勇手中的那件金絲細鱗甲。徐查理猜測趙廷軒這個人也與十八年前的事有關,跟隨常旭明去小公館取金絲細鱗甲準備引出趙廷軒,不料遭到凌小骨的埋伏,常旭明趁機逃脫。等待徐查與凌小骨纏斗一番后,趕到碼頭,卻發現與趙廷軒交易金絲甲的常旭明和瑾香已經中了趙廷軒的圈套。

第4集

荒僻的碼頭上,拿到金絲細鱗甲后,老謀深算的趙廷軒便露出殺機,槍殺常旭明和瑾香后逃走。徐查理聽到槍聲后趕到碼頭,但為時已晚。警察局局長認定常旭明和瑾香就是常家血案真兇,命令小骨不必追查下去,草草結案,惹得小骨不滿。鬼樓中戴著八仙面具的六個人得知常世勇死于兒子手中,認為“黑夜判官”的名頭只是兇手犯案的幌子,并非鄭家有遺孤前來尋仇,便約定從此不再聚頭。離開鬼樓的趙廷軒摘下漢鐘離的面具,回到住處,準備帶著金絲細鱗甲逃往美國。已經查出趙廷軒真實身份的徐查理深夜趕到趙家準備動手,不料趙廷軒早已設下炸彈陷阱,徐查理險些被炸死。趙廷軒借爆炸假死,隱遁起來。這時他掌管的恒通票號出現擠兌風波,儲戶們血本無歸,亂作一團。同樣為了找回欠款的震天門少長門尚義海得到消息趙廷軒是假死,派幫會門徒們四處找尋趙廷軒的下落。終于,隱身于小旅館內的趙廷軒沒有等到去美國的船票,反而被尚義海所擒獲。尚義海準備將其帶回震天門發落,不料卻被趕到的凌小骨阻攔,,尚義海不同意將人交給警察局,凌小骨堅持要用法律來制裁趙廷軒,雙方互不相讓,持槍對峙。震天門掌門尚宏發,此刻出現解掉僵局,命令義子尚義海退讓一步,讓凌小骨帶趙廷軒歸案。原來尚宏發就是凌小骨的生父,但因凌的母親早年和他感情破裂,小骨自幼和母親生活,對生父感情冷淡。趙廷軒被抓回警局。徐查理主動要做趙廷軒的辯護律師,凌小骨對徐查理是非不分極為反感。就是趙廷軒準備上庭之時,尚義海暗中派人半路劫走趙廷軒,將他帶到意租界的別墅,二人達成協議,趙廷軒歸還欠震天門的錢,尚義?;に駝醞⑿ッ攔?。趙廷軒本以為可以逍遙法外,逍遙下半生,得意地在別墅中醉生夢死。但夜半醒來的趙廷軒卻聽到詭異的笛聲,徐查理蒙面扮成“黑夜判官”再度出現在他的面前。

34d99ec04a934f41901e68d0a88b1589_th

第5集

“黑夜判官”出現在月光下,趙廷軒驚慌失措,肝膽俱裂,他終于交代了十八年前,自己與常世勇,小柱子同為鄭高棋的門下徒弟。但師兄弟三人受利欲引誘,在鄭高棋內弟馮廣昱的指使下,參與了鄭家滅門慘案。徐查理知道真相后不能置信,因為馮廣昱正是自己的親舅舅!當他要繼續審問詳情時,一名殺手突然出現狙殺了趙廷軒。次日,尚義海趕到別墅發現趙廷軒的尸體,其存在日福銀行的金條也早被人取走。大公報記者崔偉收到金條和黑夜判官留下的字條,把金條發還給所有在擠兌風波中受損失的儲戶。此時經崔偉在報紙上披露后,江州城內大街小巷,人人稱頌黑夜判官的俠義行為。深夜鬼樓內,戴著八仙面具的五個人再次聚首,眾人因趙廷軒的死而忐忑不安,紛紛剖析黑夜判官的真正身份。被往事折磨至心神不寧的馮廣昱,帶著女兒春霞來寺廟燒香,祈求良心的平靜。與鄭家結了娃娃親,十八年來一心守節的春霞,也令馮廣昱對當年事內疚不已。酒醉的馮廣昱深夜歸家途中,被黑夜判官徐查理綁至鄭家廢墟。馮廣昱懺悔自己的罪責,但忌憚同謀者位高權重,生怕女兒會遭遇不測,不敢透露,只求自己一死來贖罪,此時春霞持著燈籠趕到,徐查理念及舊情,悄然離去。馮廣昱遭遇黑夜判官現身之后幾乎崩潰,他召集當年同謀眾人在鬼樓聚會。言談中馮廣昱情緒失控,當眾中摘下其曹國舅的面具,表示自己將以命抵命。他離去后,戴著面具的眾人已默然同意殺他滅口。馮廣昱一心要彌補當年罪過,只惦念女兒春霞無依無靠。就在這時前清皇親葉震山前來向馮廣昱為兒子提親。葉家兒子葉玉朋是出了名的才子,馮廣昱對這門親事陡然而至雖一頭霧水,但知道自己時日不多,為了春霞的終生得以托付,一口答應婚事。

第6集

江州的三不管地帶,天真無邪的喜寶獨自買金魚,卻遭遇一眾小混混調戲,被路過的徐查理出手相救。徐查理帶喜寶去自己熟悉的金魚店買金魚,一天的相處讓喜寶對其產生了好感。馮廣昱為女兒籌辦婚禮,但一心念著與鄭家原來婚約的春霞死活不答應嫁給葉家。與此同時,葉玉朋也不愿意娶這個已年近三十的馮春霞,但在葉震山專制威嚇下不敢違抗。馮家葉家的父親,都出于自己的私心要成全這樁婚事?;槔袂耙?,要為未婚夫鄭弘毅守節的春霞上吊尋死,昏迷中被潛入房中的徐查理救下。徐查理從內心敬重有情有義的表妹春霞,不希望春霞因為上一代的恩怨受到傷害。葉馮聯姻的婚禮上,烈性子的春霞掙脫捆綁逃脫,被徐查理在追至花園內截住。徐查理以一個陌生人的角度,勸說春霞忘記故人,給自己一個歸宿,春霞對表哥的心卻是忠貞不渝。就在此時,婚宴上已經大起波瀾:葉震山串通陳軍長當著眾多賓客的面,栽贓陷害馮廣昱走私煙土和軍火。原來,葉震山要圖謀馮家的生意,早已設好毒局,準備借馮葉兩家聯姻之事,除掉馮廣昱,從而吞并馮家的生意和財產。

第7集

百口莫辯的馮廣昱知道自己中了葉震山的圈套,氣急敗壞中搶奪槍械妄圖先發制人,卻寡不敵眾,被亂槍重擊。春霞也在混戰中被槍火擦傷雙眼而失明。心有不甘的馮廣昱在臨死前向眾人警告:誰要傷害自己的女兒,十八年前謀害鄭家的兇手名單便會被公之于眾。一場婚禮演變成家破人亡的慘劇,馮家財產被陳軍長沒收,喜寶雙眼傷勢嚴重,在場的尚宏發于心不忍,命手下帶走春霞治傷。奸計得逞的葉震山和陳軍長則得意地商討瓜分馮家財產的事宜。鬼樓聚會中,戴著八仙面具的四個人討論馮廣昱所說名單真實性,但最終認為此乃馮廣昱怕人傷害自己女兒而放出的煙霧彈,實屬子虛烏有。葉震山前來徐查理的律師事務所詢問瓜分馮家財產的法律程序,以春霞和玉朋已成親之名,得以名正言順地掌控馮家財產。馮家被抄家,路人唏噓不已。傷心欲絕的春霞在凌小骨喜寶姐妹和徐查理的陪同下給馮廣昱上墳,不料突然殺出一個黑衣蒙面人,騎馬擄走了春霞。徐查理和凌小骨追趕到馮家碼頭,目睹那個也一身“黑夜判官”打扮的黑衣人在碼頭上露面震懾了葉八爺,然后飄然離開,而奄奄一息的春霞卻被葉震山帶走。

201785d551384ee48c56e0a91b6a0d6c_th

第8集

徐查理翻看著兒時自己與春霞的照片,心生憐憫,決定暫時停止復仇行動,先從葉八爺手中救出春霞。深夜徐查理扮作黑夜判官潛入葉府,不料卻撞到那個同是黑夜判官扮相的神秘人,他正要向春霞索取馮廣昱臨死時所說的兇手名單。徐查理與他展開搏斗,驚動了葉家手下,兩個黑夜判官先后撤離。葉震山趕來審問春霞馮廣昱所說的名單到底屬實與否,春霞誓死不屈。第二日清晨,春霞死訊傳遍江州城。尚宏發和喜寶父女急忙趕往葉家。此時葉家已經準備大辦喪事,葉八爺口口聲聲說春霞昨夜死于刺客之手,尚宏發雖明知其中有蹊蹺,卻苦于沒有證據,只得無奈離去。徐查理得知春霞死訊傷心不已,在教堂誠心禱告,巧遇了凌小骨的母親凌夫人。凌夫人贊許徐查理的為人,但凌小骨囿于當初的成見,依舊對他沒有好感。徐查理無意從喜寶口中聽出疑點,懷疑春霞并沒有死。他乘深夜到郊外挖掘了春霞的墳墓,發現棺材里果然空無一物。徐查理再次潛入葉府,從葉家手下的閑談中得知春霞被賣到妓院,幾經打探, 終于從下等妓院鯰魚窩救出了水深火熱煎熬中的春霞。

第9集

徐查理花重金把春霞從妓院贖了身,送到醫院治療,但得知春霞的眼睛已耽誤治療時機,將會永久失明。徐查理用一番真情安慰失落的春霞,讓她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氣。溥儀身邊的潘公公與葉震山偷偷交易從宮里偷取的寶物。這一次他為葉震山帶來了翡翠九重佛塔,寶物到手,葉八爺翻臉無情,命手下殺掉潘公公。這一切都被暗中跟蹤的徐查理所窺探。深夜,凌小骨被“黑夜判官”從夢中驚醒,趕至河邊發現了潘公公的尸體。凌小骨追查兇手,發現了葉震山有嫌疑。正當她帶人前去葉府準備捉拿葉震山的時候,卻傳來兇犯自首的消息。一個賣水果的小販自認為兇手,小骨覺得其中有蹊蹺,而局長強令小骨草草結案。原來自首的人是尚義海安排頂罪的,尚義海想以此跟葉八爺攀交情。尚義海約見葉震山,想要借助葉震山此時掌握的馮家碼頭,合作走私煙土。兩個人各懷鬼胎,沆瀣一氣。徐查理將傷愈出院的春霞送到凌家,拜托凌夫人母女照顧。安排好春霞后,徐查理準備借馮廣昱口中兇手名單一事引蛇出洞,繼續復仇。徐查理以黑夜判官的身份約見大公報記者崔偉,向其透露名單與鄭家血案之間的關聯。鄭家血案與黑夜判官重回江州復仇的消息一經見報,葉震山便派人控制住崔偉,逼問崔偉從何處得到的消息,并準備用崔偉做誘餌,引出黑夜判官。原來,葉震山也是十八年前戕害鄭家滿門的兇手之一。

e079a194a55f4866bbabb65dc7d78048_th

第10集

葉八爺指使崔偉和“黑夜判官”約定見面,暗中卻設下埋伏,但徐查理技高一籌,從眾多手下手中救出崔偉,將他送離江州,暫避風頭。費盡周折后,徐查理終于確認了葉震山也是自己仇人之一。在跟蹤葉震山的過程中,查理偷聽到了葉震山與尚義海商量倒賣國寶翡翠九重佛塔的事,不料鬧出動靜被發現行蹤,正苦于無法脫身之時,不料另一個黑夜判官扮相的人出手相救,幫助他引走了眾手下。另一個“黑夜判官”通過種種奇異手法擺脫了追擊,在無人處換掉偽裝,露出真面目,原來他正是魔術戲班的大魔術師鬼王。聰明的徐查理很快就猜出另一個黑夜判官的真正身份。為了得知對方到底是敵是友,徐查理拉上凌小骨,以看魔術為名一起跟蹤觀察鬼王。凌小骨故意在后臺制造混亂,徐查理趁亂潛入鬼王辦公室內卻被鬼王發現,黑暗中,徐查理與鬼王再度交手,卻越來越認定對方并非敵人。為了摸清鬼王的底細,徐查理去往大悲寺鬼王住處調查,卻邂逅了來到寺院觀賞菊花的尚宏發和喜寶父女。尚宏發邀請查理一同賞菊品宴,卻突遇刺客要行刺尚宏發。

第11集

原本是賞菊樂事,不料變生不測一名刺客要刺殺尚宏發,危急關頭徐查理出手制服刺客,救了尚宏發的性命。尚宏發從刺客口中得知,尚義海主管震天門業務的這些年,經手黃賭毒生意,加害百姓。得知真情的尚宏發怒斥了尚義海,令尚義海十分惱怒,眼見義父對徐查理贊賞有加,連自己心愛的義妹喜寶也喜歡徐查理,尚義海更是對徐查理心生嫉恨。尚宏發對徐查理十分看重,說起當年自己夫妻反目分離的往事,希望徐查理幫助約見前妻凌夫人。徐查理也希望能幫助尚氏夫妻重修舊好,但凌夫人拒絕此生和尚宏發破鏡重圓。在凌夫人家休養身體的春霞,常去美善堂照顧孤兒們,平靜的生活使她的心情也漸漸得到了平復。在與徐查理的交往中,春霞隱約發覺查理可能就是鄭弘毅,幾經試探,但徐查理卻始終漫不經心,堅稱自己與鄭家人并不相識?;霾壞バ?,剛剛萌生重生希望的春霞卻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當初被強暴的惡果,春霞痛不欲生,瀕臨絕望。

f732d4cb178b450197d5e47a77e8c0ed_th

第12集

一心求死的春霞離家出走,焦急中的徐查理和凌小骨等人連夜尋找。徐查理終于在懸崖邊找到了要輕生的春霞,查理為了重新燃起春霞活下去的希望,終于承認了自己就是鄭弘毅。面對徐查理深情的呼喚,春霞終于決定活下去。二人獨處時,徐查理向春霞仔細講述著十八年前自己死里逃生的經過,春霞對自己父親也參與了謀害鄭家一事感到愧疚。查理勸慰春霞,并且出于對春霞的責任心,要娶春霞為妻,兌現兒時娃娃親的約定,讓遭遇種種苦難的春霞不再受到傷害。凌夫人小骨等為春霞籌備婚禮,已經對徐查理暗生愛慕的凌小骨內心酸澀,但仍舊對二位新人心生祝福。在籌備婚事的夜晚,凌小骨無意向凌夫人提起鄭家血案一事,凌夫人聽后顯得心事重重。深夜,打聽到春霞下落的鬼王,喬裝成“黑夜判官”闖入凌家,繼續追問春霞名單。不料就在同時,凌夫人在正堂內被一個神秘人殺害。目睹母親尸橫當場,凌小骨悲痛不已。 徐查理從春霞口述中判斷殺害凌夫人的并非鬼王,但凌小骨堅信行事作風一向詭異的鬼王就是殺害了自己的母親的兇手。悲憤的凌小骨要親手殺掉鬼王,激戰中,查理趕到,阻止了莽撞行事的凌小骨,鬼王得以脫身。

第13集

徐查理安撫悲憤沖動的凌小骨,從兇案的現場線索冷靜分析,得出結論鬼王并不是兇手。鬼王悄然來到徐查理家中,對其幫助自己在凌小骨槍下脫身表示感謝。這兩個人言語中又頗多試探,摸不清對方身份究竟是敵是友。辦理母親喪事后,悲痛的凌小骨聽從妹妹喜寶的建議,搬進尚府。喜寶和尚宏發這才得知春霞還活著,并且就要和查理結婚。尚義海聽聞此事,馬上通知葉震山,并從中挑撥,說徐查理娶春霞是為了圖謀馮家財產,葉震山憤怒,準備對春霞下毒手。他的陰險用心被暗中監視的鬼王得知,忙通知徐查理要提防葉八爺對春霞動殺機。徐查理領會了鬼王的提醒,忙焦急趕回住處,但已經來不及了。春霞和喜寶在美發店中了葉八爺的埋伏,喜寶被迷昏過去,雙目失明的春霞重新落入葉八爺的手中。得意洋洋的葉八爺正準備對春霞下殺手,幸虧尚宏發及時趕到阻止了他的殺機。葉震山不敢得罪震天門一派勢力,只得憤憤離去。在尚家父女的見證下,徐查理與春霞在教堂內舉行了簡單的婚禮。為了保證春霞的安全,徐查理準備送春霞回鄉下老家,不料半路遭葉震山派來的殺手襲擊,春霞乘坐的汽車爆炸成碎片,徐查理身負重傷,悲痛欲絕。葉震山除掉春霞后,馮家財產再也不怕被人搶奪。此時他又收到了翡翠九重佛塔在日本拍賣事宜順利的消息,心情大好,掛念著要給葉玉朋再尋一樁婚事,葉夫人這才告訴葉八爺,兒子心里早有了意中人:原來葉玉朋一直傾心的佳人就是尚家的幼女喜寶。

u=490798060,923091409&fm=214&gp=0

第14集

恰逢葉震山壽誕之日,他以做壽的名義邀請尚宏發一家前來赴宴,并邀請了鬼王的魔術班在宴席上表演精彩的魔術。眾人都被鬼王神乎其技的魔術表演所震撼,不料葉玉朋最后出場作詩彈琴,當眾向喜寶示愛。葉八爺借機向尚宏發提起兒女親事,但尚宏發卻王顧左右而眼他,不愿意答允此事。 葉玉朋對喜寶大獻姻親,卻惹惱了一直暗暗愛慕喜寶的尚義海。尚義海忍不下惡氣,潑翻了酒水與葉玉朋扭打,一時間杯盤狼藉,拉扯廝打中殃及鬼王,令鬼王衣服被扯破,露出后背燒傷的疤痕,被葉震山看在眼中。鬼王不慎當眾露出后背傷痕,令葉震山懷疑鬼王即是鄭家遺孤,于十八年前大火中死里逃生才落得一身傷疤。為了試探鬼王的底細,葉八爺準備設局誘捕鬼王。葉震山授意尚義海將倒賣國寶的事透露給崔偉,又命人追殺崔偉。鬼王果然現身救下崔偉,從其口中得知了葉震山倒賣國寶的消息。葉震山與尚義海在茶樓中交接佛塔時,鬼王突然現身,搶走佛塔。

第15集

葉震山收到黑夜判官鬼王的的信:“想要拿回佛塔,大年三十,鄭家廢墟見。” 葉震山不慌不忙,原來這是他和尚義海早先設好的圈套,鬼王搶走的佛塔是假的,葉八爺早已設下埋伏,準備在與鬼王現身時帶眾手下活捉鬼王。葉八爺躊躇滿志,以為鬼王這次肯定會落入陷阱。不料鬼王棋高一招,早知道葉八爺以假佛塔誘自己現身,鄭家廢墟那里葉八爺空等一場。與此同時鬼王反倒趁機抓走了在青樓尋歡的葉玉朋。葉震山得知兒子被綁,收到鬼王送來的葉玉朋的斷指,憂心如焚,方寸大亂,約定三天后在廢墟以兇手名單換取葉玉朋。鬼樓聚會,戴著八仙面具的眾人反對葉八爺受人要挾,說出十八年前害鄭家的真相。葉八爺執意要救自己兒子的性命。徐查理傷愈出院,悄悄來到郊外小木屋見到安然無恙的春霞,原來徐查理早知葉震山不會善罷甘休,事先悄悄將春霞轉移至此,汽車爆炸時春霞并不在車上,以此騙過了葉震山的追殺。葉震山派人連日跟蹤鬼王,卻沒有發現鬼王的任何破綻。鬼王發現自己被跟蹤,故意進入賭場賭錢,跟突然出現的徐查理發生爭執,兩個人吵得火起動起手來,莫名其妙地扭打在一起。

第16集

徐查理與鬼王為了找機會交談通消息,故意在賭場發生爭執,扭打作秀給盯梢的人看。二人借此有了交談的機會。葉八爺和“黑夜判官”的約定之日馬上就到了,其手下日夜不離地跟蹤著鬼王。但鬼王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盯梢,悠閑自得地在寺院住處舞??詞?。到了交易時間,葉震山帶人埋伏在鄭家廢墟,黑夜判官準時出現,葉震山開槍射擊,黑夜判官卻躲開追捕,在夜色中消失了蹤影。殺氣騰騰的葉震山來到鬼王住處,卻從盯梢的手下口中得知,鬼王一直沒有離開過住處。葉八爺開始懷疑自己對鬼王的判斷。此時假扮成“黑夜判官”的徐查理用暗器偷襲葉震山,鬼王反而出手救下葉震山。葉震山這才打消了對鬼王的懷疑,認定“黑夜判官”另有其人。被葉震山手下追趕的徐查理逃至戲院,被戲院新來的臺柱子寧薇幫助藏身在后臺的魔術柜子中,在追捕中脫險。徹底打消疑慮的鬼王和徐查理互相道明了身份,鬼王原名柳云峰,曾受鄭高棋的恩惠,此次回到江州,動輒以“黑夜判官”身份出現,就是為了敲山震虎,搜集線索,為鄭家報仇。二人結成統一戰線,準備下一步復仇計劃。鬼王綁架了葉玉朋,要以此要挾葉八爺就范,說出兇手名單。但查理認為鬼王的復仇手段過于殘忍,暗中引來凌小骨救出葉玉朋。鬼王對徐查理的婦人之仁憤怒不解,查理勸說鬼王不可為復仇不擇手段。葉震山接收馮家財產時,意外獲得馮廣昱留下的賬冊,知道了當年鄭家血案領頭人、戴著“呂洞賓”面具那個人的真實身份。

W020150303575061056649

第17集

葉八爺從宮中偷得的翡翠佛塔在日本賣出高價,他委托尚義海轉買軍火運回,準備光復滿清王朝的千秋大業。尚義海雖明面上幫助葉震山,暗地卻將葉震山倒賣國寶的事實透露給報社,使葉震山倒賣國寶一事激起民憤,惹上了官司。葉震山來找查理,希望重金聘請查理為其打官司,徐查理滿口應允。凌小骨誤認為徐查理是非不分,為壞人打官司,對他極為不滿。與此同時,寧薇前來找查理,向查理坦明身份,原來寧薇是南方革命黨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她以知曉徐查理是真正的黑夜判官為籌碼,要徐查理配合自己劫走葉震山從日本購買將要運回的軍火,用這批軍火襄助南方革命黨成事,同時愿意幫助徐查理抓住仇人葉震山。被寧薇拿住軟肋,徐查理無奈,只得答應與其合作。徐查理找機會在葉家電話內裝上竊聽器,以此監聽葉八爺的動向。在法庭上,徐查理巧舌如簧為葉震山辯護成功,出庭之時,又與寧薇配合演了一出假刺殺的好戲,救下葉震山,以此博取了他的全盤信任。尚義海電話通知葉震山軍火即將到港,這一切全在寧薇的監聽之中。就在準備行動之時,徐查理從電話中聽見了葉震山與“呂洞賓”的談話,這個“呂洞賓”的聲音仿佛很熟悉。令徐查理一時恍惚起來。鬼王模仿尚義海的聲音,打電話給葉震山,將其騙至戲院。葉八爺興致勃勃進入貴賓包廂后,便落入了事先安排好的陷阱。

第18集

葉震山在戲院掉入陷阱,落入黑洞洞的地道內,被眾革命黨擒獲。從葉八爺手中拿到提貨單后,寧薇和徐查理來到碼頭成功從日本人手中提走軍火。葉震山被關在一處小木屋內,徐查理現身,向葉震山說出了自己真正的身份,葉震山恍然大悟,臨死說出了鄭家血案的主謀“呂洞賓”就是尚宏發,他才是戕害鄭家幕后的主腦。當年尚宏發貪圖徐查理母親馮靜珠的美色,為了得到馮靜珠和鄭家的財產,伙同六人滅鄭家滿門,徐查理聽聞此話,陷入了無比震驚中。凌晨,葉震山的尸體被懸于碼頭之上,江州全城震動。警察局長受到上峰壓力,命凌小骨三日內緝拿真兇。徐查理告訴鬼王葉震山臨死前指認尚宏發是主謀,鬼王堅持馬上向尚家復仇。但徐查理對尚宏發自認為非常了解,不認為尚會如此心狠手辣,認為葉八爺臨死前的話未必可信,仍舊疑慮怕錯殺好人。凌小骨通過調查戲院,發現魔術班臺柱子寧薇身份可疑,葉震山的死大有關連,欲抓捕寧薇。徐查理暗中幫助寧薇脫險,卻被小骨抓走。 凌小骨懷疑查理與革命黨有牽扯,將查理關進牢房。隨后寧薇假扮貴婦人大鬧警局,配合革命黨員聲東擊西,從獄中救走查理。

第19集

正當凌小骨對徐查理窮追不舍之時,警員來報,說殺葉震山的兇犯已被抓獲,局長十分滿意,下令結案,對擺脫了嫌疑的查理也不再追究。事后徐查理得知是尚宏發找人為他頂罪,借感謝之名請尚宏發吃飯,同時試探尚宏發是否與當年鄭家血案有所關聯。但尚宏發表現得滴水不漏。令徐查理無法確定尚宏發是否就是真兇。鬼王怨查理優柔寡斷。此時的葉家早就被尚義海帶人霸占了家產,一無所有又已殘疾的葉玉朋恨透了震天門和尚義海,這一切被暗中觀察的鬼王看在眼中,鬼王利用葉玉鵬對震天門仇恨,引葉玉朋加入丐幫。利用丐幫的力量,葉玉朋綁架了喜寶準備以此要挾尚宏發。尚義海得知喜寶被綁,不想驚動尚宏發,暗中命令手下全城搜索。就在尚宏發安排的葉震山的喪禮上,各界名流前來吊唁。葉玉朋趕來嘲諷尚宏發是假仁假義,貓哭耗子。并且交代了自己綁架了喜寶,要尚宏發拿錢換喜寶的命。

第20集

交換人質前一晚,鬼王暗中吩咐丐幫的人按照計劃行事,協助葉玉朋與尚宏發交換人質,而鬼王欲在交易時暗中狙殺尚宏發。小骨向查理打探鬼王的身份,查理含糊其辭,蒙混過關,幫助隱瞞鬼王的身份。交易當中,鬼王卻發現尚宏發并未前來,而是尚義海獨自一人前來交易。尚義海表面上接受交易條件,實則設下埋伏,并用假錢與葉玉朋交易,葉玉朋也并未帶來喜寶。雙方交易失敗,眼看葉玉朋要被尚義海所擒,鬼王在遠處開槍打傷尚義海,葉玉朋借此逃脫。查理得知鬼王利用葉玉朋綁架喜寶一事后十分憤怒,讓鬼王不要傷及無辜。交易失敗的葉玉朋知道自己受人擺布利用后,決定獨自帶走喜寶逃跑。葉玉朋帶喜寶潛回破敗的葉家躲藏,無意間發現了葉震山留下的賬冊,得知了尚宏發就是“呂洞賓”的秘密后大喜,準備以此換回終生富貴。葉玉朋將喜寶活埋在葉家花園,拿著賬冊與尚宏發約見,不料尚宏發早有準備,抓走葉玉朋。葉玉朋被嚴刑拷問致死。

W020150303602269147886

第21集

不知葉玉朋已死的鬼王送紙條來尚府,要尚宏發拿葉玉朋來碼頭倉庫換喜寶,眾人趕到倉庫。鬼王利用變聲術,模仿喜寶聲音想將尚宏發騙至倉庫中,用事先準備的炸彈炸死尚宏發,而小骨為救尚宏發被困于坍塌的倉庫中,尚宏發查理奮不顧身救出小骨,小骨感受到尚宏發的父愛,對其有所改觀。與此同時,鬼王趁亂搶走了葉玉朋的尸體,得到了藏于他身上的賬冊。查理和小骨回到葉府找到并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喜寶。鬼王來找查理,給查理展示賬冊內的證據,查理在鐵證下確定了尚宏發即是自己的仇人。喜寶傷愈,尚宏發為了給心愛的女兒壓驚,遍請江州名流,在家設宴舉辦堂會,并邀請了鬼王的魔術班子前去尚府表演魔術。鬼王和徐查理計劃在堂會上刺殺尚宏發。戲臺上魔術八仙過海令所有觀眾如癡如醉,就在關鍵時刻鬼王突然出手行刺尚宏發,不料尚宏發早有準備,鬼王身陷眾人圍堵,情急之下徐查理出手相助,并當眾聲明自己要幫助鬼王,為十八年前的鄭家枉死的冤魂復仇。鬼王當眾拿出賬冊揭露尚宏發的罪行,卻被尚宏發證明賬冊實乃偽造。尚宏發信心十足,言辭鑿鑿,指證鬼王才是十八年前的幕后真兇,令徐查理一時間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敵人。

第22集

面對尚宏發的指控,證據確鑿,鬼王一時無從解釋,慌亂中鬼王逃出堂會。而被視作為鬼王同伙的徐查理被尚義海抓走,蒙受嚴刑拷打,喜寶前來阻止。徐查理被帶到尚宏發面前,談及往事,尚宏發表明自己的清白,聲稱鬼王處心積慮挑撥自己和徐查理的關系,設下種種假證栽贓于己。他不怨徐查理受鬼王蒙蔽而做了錯事,并且希望幫助徐查理親手殺掉鬼王,伸張正義。正在這時震天門的手下傳來消息,鬼王綁架了在城郊的春霞。徐查理得知后大怒,深信鬼王才是真正的仇人,發誓要親手殺掉鬼王。徐查理和凌小骨來到城外抓捕鬼王,經過一番激烈打斗,發現春霞并不在此地。歸程中,鬼王駕車撞暈小骨和查理,查理醒后發現自己被鬼王綁在一個小木屋內,鬼王向查理解釋他們中了尚宏發的圈套,自己并未對春霞不利,讓查理明辨是非。陷入困局的徐查理半信半疑。正在鬼王要將春霞交給查理時,小骨帶人趕到,鬼王怕無從解釋,只得又綁走春霞繼續逃跑,當查理和小骨追趕到之時,發現春霞已被鬼王的手杖釘死在樹上。

第23集

鬼王在樹林中逃竄,遇到了祝丹楓,兩人交手,鬼王意外發現祝丹楓使用的是鄭家功夫。祝丹楓最后卻莫名的放過鬼王逃生。小骨命警察大街小巷貼滿告示通緝鬼王,鬼王四處逃竄,被尚義海手下發現,追趕中鬼王巧遇革命黨人呂毅,呂毅幫助鬼王脫身,自己卻被尚義海手下抓走。夜晚鬼王來到祝丹楓家中,祝丹楓說出了自己就是鄭高棋收的三徒弟小柱子,當年因自己年幼無知,被兩個師兄威逼利誘裹挾著參與了鄭家血案,這些年自己一直活在悔恨中,并懇求鬼王了斷自己。鬼王見祝丹楓良心未泯,罪不至死,而自己又身負重傷時日無多,便決定放祝丹楓一馬,讓祝丹楓發誓協助徐查理復仇,二人定下復仇計策。第二天祝丹楓告知小骨,他發現了鬼王的藏身之處,鬼王遂被小骨抓獲。查理前來警局要見鬼王一面。監獄牢房中,查理找尚宏發,希望當著鬼王的面,誰是人誰是鬼,說個明白。不料鬼王突然出手襲擊尚宏發,無奈之下查理出手殺死鬼王。尚宏發感謝查理再一次的救命之恩。鬼王死后,尚宏發回到家中,回憶自己與葉震山的談話,知道十八年前真相的人都死了,尚宏發得意地笑了起來。

W020150303602269152939

第24集

一向慈眉善目的尚宏發,在獨處的時候終于露出真實的面目。他拿出了一直要挾自己的那本真正的賬冊,回憶起如何制造假賬冊,誣陷鬼王的過程,暗暗慶幸自己又將鄭家血案的真相就此掩埋。尚宏發親手將真賬冊燒毀,又令手下殺死造紙廠老板滅口。夜晚,查理在鬼王的墳前祭拜,回憶起春霞死后與鬼王的幾次秘密會面,祝禱鬼王不會枉死。原來查理早就知道春霞并非鬼王所殺,春霞死后,查理通過暗中調查得知了尚宏發誣陷鬼王的事實,鬼王要求查理在庭審那天當著尚宏發的面刺死自己,以此博得尚宏發的信任,從而完成復仇大計。查理心中悲痛鬼王的離去,鬼王生前告訴查理,尚家丫鬟秀菊是自己的人,她在尚宏發的補藥中下了慢性毒藥,尚宏發這個老賊已經時日無多,但更重要的是尚家后院還有一處小樓,里面藏著與十八年前血案相關的天大秘密,希望查理調查清楚。查理深夜潛入尚府,偷聽尚宏發與喜寶的談話,得知喜寶傾心于自己。不料鬧出動靜,幸虧有祝丹楓暗中幫助查理脫身。徐查理為了復仇,雖心存不忍,但還是決定利用喜寶對自己的好感,刻意接近尚宏發。尚宏發也十分賞識查理,眼見喜寶和尚宏發都對查理贊許有加,受冷落的尚義海對查理的恨意則是越來越深。祝丹楓約見徐查理,向查理坦白自己受鬼王所托要助其復仇。

第25集

祝丹楓告訴徐查理,尚府后院一處僻靜小樓內一直居住著一位心蓮居士,身份神秘。徐查理準備調查其底細。這些日子與查理經歷了種種的小骨對查理心生愛意,借著請吃包子向查理示好,想邀請查理去聽戲。不料查理說出自己要陪喜寶聽戲,小骨傷心離去,其實查理明知小骨心意卻無法接受,只能暗暗嘆息。查理在與喜寶的交談中試探,想問出關于尚府小樓心蓮居士的詳情,喜寶告訴查理每年的今日就是請道士為小樓中居士做招魂法事的日子。 查理借機偽裝成道士進入尚府,眼看就要進入小樓,不料心蓮居士突然發瘋,法事作罷。但是查理突然想到每年心蓮居士做法事的日子即是鄭家的祭日,他以此判定心蓮居士一定與鄭家有莫大的關聯。陳軍長招惹上了官司,其手下來求尚義海出面幫忙,尚義海將這個燙手山芋交到查理手中。查理為陳軍長打贏了官司,沒想到剛走出法院,就撞到打扮成村婦模樣的寧薇,這一次寧薇自稱是查理的鄉下老婆,帶著個流鼻涕的孩子來對查理死纏爛打,查理惱怒,尷尬離開。原來寧薇這一次是要查理協助她,設法救出剛剛被抓的革命黨也正是她的戀人呂毅。 查理有個鄉下老婆的事很快見報,被說成是現代陳世美,小骨和喜寶見到報紙,認定查理是個感情騙子,要找查理算賬。

第26集

小骨和喜寶找到了查理質問鄉下老婆的事,查理解釋此事是一個誤會。喜寶對查理對感情的忠貞深信不疑。得知查理遭殃的尚義海很是得意,找尋機會向喜寶示愛,但不料喜寶堅信查理沒有老婆。尚義海憤怒,找查理的碴兒跟他打架,被尚宏發怒斥。尚義海見尚宏發對這個認識不久的小白臉如此賞識,對自己這么多年的努力卻視而不見,心中絕望,喝酒買醉,決心要離開震天門。寧薇則繼續對查理死纏爛打,查理復仇大計在身,不堪攪擾,仍舊不愿幫助寧薇??勺鈧漳被故巧杓破貌槔磽獍鎦錈橙司嚷酪?。絕望的尚義海整日買醉,認定義父尚宏發和喜寶對自己冷漠無情,終于下定決心離開震天門,投奔了陳軍長,成為了陳軍長帳下的旅長。查理和寧薇等人,設計好了營救計劃,進入軍部,準備闖入大牢,不料跟尚義海碰了個照面。

第27集

徐查理出手擺平了尚義海,配合寧薇進入大牢,卻發現呂毅已被轉移,兩人匆匆離開?;氐階さ睪竽鋇冉擁礁錈吃貝刎?,呂毅已經叛變,寧薇痛心不已。與此同時,警局門口出現一具中毒尸體,局長接到電話威脅:“如不放呂毅,尸體上所攜帶的病毒將會擴散到整個江州”。局長為了避免惹上麻煩,對此事不愿理會,小骨擔心江州百姓安危,決定找到呂毅。寧薇再次找到徐查理,要求查理配合他們殺死叛變的呂毅,查理對寧薇等革命黨人為了革命為了信仰的大義行為而折服,終于應允出手相助。小骨通過對病毒的調查,得知是烈性芥子氣病毒,調查至秘密倉庫,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襲擊,他威脅小骨如果不把呂毅帶來,病毒將會擴散。小骨連夜闖入軍部,陳軍長等追出,雙方激戰,幸好查理和寧薇等人趕到,打死了陳軍長,但查理蒙臉的面巾掉落,被人發現了身份。小骨救出呂毅后立即趕往與神秘人約定的地點。寧薇等人緊隨其后,要追上小骨。擔心軍部的人去查理家搜查。寧薇趕回查理公寓,卻碰到了前來找查理的喜寶。就在此時,陳軍長的手下出現了,情勢危急。

第28集

激戰中,寧薇打死了陳軍長的眾手下,從槍林彈雨中救出了喜寶,寧薇實話告訴喜寶,自己并非查理的鄉下老婆,而是革命者。查理在協助他們完成任務。喜寶擔心查理安危,一定要寧薇帶她一同前去找查理。小骨帶著呂毅找到神秘人,沒想到神秘人出爾反爾,不肯毀掉病毒武器,卻要帶走呂毅。小骨身陷重圍。危急時刻,查理和眾革命黨人趕到,救下小骨。神秘人逃離,不料趕來的喜寶被神秘人控制,要求用呂毅換喜寶,呂毅在交換人質時撲向神秘人,掩護了寧薇等人,自己被槍殺。神秘人抓走喜寶前往山洞。查理小骨等追趕至洞口,發現洞口密布地雷。查理孤身闖入,神秘人炸毀山洞,查理喜寶被埋于山洞。 洞中,查理為了讓喜寶有求生欲望得以支撐住,向喜寶表明愛意。小骨等人奮力挖掘,終于救出喜寶和查理?;窬群蟮南脖匾淦鹱約漢筒槔肀煥蕉吹那榫?,對查理充滿依戀。寧薇痛失愛人,前來醫院探望喜寶,告訴喜寶要敢于追求幸福。寧薇碰到前來探望喜寶的小骨,卻不料小骨突然拔槍相向,要將其抓捕。

第29集

寧薇說自己做的革命事業無愧于國家和人民。同時讓小骨認清現在的局勢,做正確的事。在寧薇慨然的話語開導下,小骨深受震動,放寧薇離開。此時北京的特派員前來見尚宏發,要給尚宏發頒發江南軍政總督的委任狀,奉命剿殺南方革命黨。查理到醫院探望喜寶,喜寶送查理自己的玉佩作為定情信物,兩人碰到前來探望的尚義海,查理說要向尚家提親,要娶喜寶,尚義海無言。尚義海處處不得志,發誓要翻身,讓震天門后悔。查理來到尚府提親,尚宏發大喜,設宴款待查理。酒后,查理裝醉,恰巧發現尚義海穿著夜行衣前來悄悄偷走查理玉佩,準備對喜寶圖謀不軌,查理秘密交代丫鬟秀菊去通知凌小骨救喜寶,自己獨自潛入小樓,聽見了小樓女人唱著兒時母親唱的兒歌。查理將玉佩和連環環塞進門縫。與此同時,趕到的小骨發現尚義海正要玷污喜寶,尚義海被圍堵,被抓現行。趕來的尚宏發十分憤怒, 尚義海惱怒逃脫。在小樓中看到了玉佩和小人書的馮靜珠傷心不已,大呼弘毅和喜寶的名字。

第30集

小骨從尚義海手中奪取的玉佩中發現了兩行微雕,但不知道其中的含義。小骨當然不知道,這兩行字其實嵌著鄭高棋和馮靜珠的名字。尚義海走投無路,設計假裝營救特派員,謀得了特派員的信任,接替陳軍長的職務。小骨前去找祝丹楓,最終發現了兩句微雕是藏頭詩。小骨帶著玉佩前去楊柳全鎮找到了微雕大師,問出了當年事,又去查理南皮老家戶籍所,調查出查理的真實身份。總督就職典禮即將開始,警局開會分派各個探長負責安保工作,經過南皮一番調查的小骨懷疑到查理可能是鄭家的人,怕查理會行刺尚宏發,派人在當天跟蹤查理,但被查理甩掉。就職典禮開始,無人刺殺,查理實則潛入了小樓,見到了還活著的母親馮靜珠,馮靜珠告訴他喜寶是他同母異父的親妹妹。

第31集

分別十八年后,查理終于與馮靜珠母子相認,查理知道了尚宏發當年的所作所為,得知了鄭家滿門被害的全部真相,發誓要親手殺死尚宏發。在與喜寶的訂婚當日,查理袖里藏刀,準備在敬茶之時刺殺尚宏發。小骨感覺到了查理可能要對尚宏發不測,及時趕到故作發酒瘋,以查理與自己相好的理由大鬧訂婚禮。從而制止了徐查理的刺殺計劃。訂婚儀式不歡而散,得知姐姐跟自己愛上了同一個男人,喜寶傷心不已。郊外,小骨質問查理的真實身份,查理憤懣地一一如實回答。知道一切真相后,小骨面對愛人和父親之間的恩怨陷入痛苦為難中。鬼樓聚會,祝丹楓故意摘下自己臉上戴著的“藍采和”的面具,并慫恿眾人都揭下面具,展示自己的真實身份。祝丹楓借機知道了韓湘子即是美善堂主事雷冥。小骨來向喜寶道歉說自己大鬧訂婚那天是因為醉酒,為了防止查理動手刺殺,讓喜寶這些日子與尚宏發形影不離。與此同時寧薇也找到了徐查理,告訴徐查理,尚宏發暗地里還有同謀,可能與病毒武器有關,也就是說,尚宏發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第32集

寧薇找查理幫助毀掉病毒武器,并且查出表面上熱心慈善的雷冥就是制造病毒的幕后神秘人。查理一心復仇,拒絕插手。但就在這時,查理卻接到了祝丹楓的電話,得知雷冥也是自己的仇人之一。查理從而決定幫助寧薇。 深夜,美善堂的孤兒失蹤,原來他們都被雷冥用卡車運走,準備當成病毒武器的試驗品,革命黨人驅車追擊。追擊至碼頭,雷冥的伏兵與革命黨人槍戰,查理趕到協助。革命黨人繼續追趕運送孤兒的卡車,查理與雷冥交手,雷冥不敵逃走。革命黨人追擊到卡車。卻發現車上沒有孤兒。祝丹楓知道雷冥的身份后,帶著小骨來到美善堂的秘密地下室找線索,在其中發現了鹽酸的氣味,記錄下了箱子上的代碼。知道祝丹楓身份的雷冥突然趕來,暗暗警告祝丹楓,繼續插手此事小心有殺身之禍?;丶液笞5し忝鞒雋舜氳囊饉?,找到了秘密工廠的坐標,成功潛入并且偷取了一瓶病毒試劑,但他自己也在雷冥的追擊中身中芥子氣毒,奄奄一息。重傷的祝丹楓逃至郊外林業站,打電話讓小骨和查理前來。臨死前祝丹楓告訴了小骨病毒工廠的線索,并向查理說出了自己是藍采和的秘密,開槍自盡。

第33集

祝丹楓死后,鬼樓只剩下雷冥和尚宏發二人,雷冥忌憚黑夜判官前來復仇,警告尚宏發若想坐享其成,休怪自己與之反目,尚宏發從而對雷冥起了殺意,他伙同恩濟會會長日本特務尹寒秋暗殺了雷冥。心神不寧的小骨來到書店翻閱大清律,從中找到了破綻,分析出父親尚宏發可能就是殺死自己母親的兇手,一時間心神不寧。擔心兒子安危的馮靜珠從夢中驚醒,她怕兒子遭受尚宏發毒手,準備自己親手殺死尚宏發以絕后患。 馮靜珠約見尚宏發,言談歡笑間準備對其痛下殺手,不料在刺殺時反被尚宏發防備,反而被制終于飲恨殞命。震天門的眾手下抬著馮靜珠尸體出門時碰到了喜寶,喜寶撿到了馮靜珠掉落的玉佩去交給查理。查理知道馮靜珠死訊后,幾近發狂,悲痛欲絕。查理送了一口棺材到尚府大門口,向尚宏發亮明身份,要與尚宏發決一死戰!尚宏發羽翼豐滿,也不再掩飾自己猙獰的真面目,決定與查理約戰鄭家廢墟。

第34集

喜寶這才終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親生父親殺死了親生母親,自己愛上的男人徐查理竟然是親生兄長。她在巨大的打擊下昏迷過去。寧薇要與查理一同前往,迎接尚宏發的挑戰。但查理決定獨自前往。鄭家廢墟中,查理狙殺一個個埋伏的殺手。不慎落入尚宏發事先設置的圈套,在千鈞一發之時,喜寶趕到,聲嘶力竭,企圖阻止尚宏發殺查理,卻在混亂中被尚宏發開槍誤殺。憤怒的查理準備殺死尚宏發,尹寒秋戴著何仙姑的面具及時趕來救走尚宏發。趕到廢墟的小骨見到喜寶尸體,痛哭流涕,怨查理沒有?;ず孟脖?,并且對尚宏發徹底絕望。從前線戰敗回來的尚義海得知喜寶死訊,將所有怨念全部轉嫁到了徐查理身上。此時尹寒秋派人找到尚義海,并告訴他,自己是他的生母,萬念俱灰的尚義海此時為了殺死徐查理愿意做任何事,他答應了幫助尹寒秋和日本人制造病毒武器。而此時的查理在復仇的路上經歷一個個親人的離去后,陷入沉思,他決定放下私人恩怨,要為國家和民族大義著想,追查尚宏發及其背后的黑手。

第35集

小骨借用假測謊儀套出尚宏發的種種罪行,并且詐出尚宏發殺害自己母親的事實。小骨想要將尚宏發逮捕,但當她得知整個警局都是尚宏發控制之時,一怒之下決定離開警局,與查理一同對付尚宏發。此時放下個人復仇計劃的查理也與寧薇達成一致,決定投入到革命事業,為國家為民族做出貢獻。小骨前來加入了寧薇的隊伍,要與查理生死與共。眾人潛入尚宏發的地下制毒基地,與尚宏發等人展開大戰,尚宏發亂中逃走,而寧薇卻被偷襲身中劇毒。喪心病狂的尚宏發四處抓革命黨人,揚言革命黨頭目一日不自首,便當場槍殺革命黨人示眾,查理欲前往自首,寧薇阻止,孤身一人前去法場,決定用最后一絲氣力與尚宏發搏命。

第36集

法場上,寧薇借機接近尚宏發,將劇毒傳染給尚宏發,尚宏發狂怒,亂槍打死寧薇。氣息奄奄的尚宏發希望得到解藥,趕去向尹寒秋求助。但他沒想到,自己已經失去利用價值,尚宏發被尹寒秋拋棄在實驗室內,只得坐以待斃。 小骨和查理等趕到,發現病毒武器已經被尚義海運走,斗室中只剩下身中劇毒的尚宏發面對自己的罪行。小骨希望父親能夠懺悔自己的罪行,但尚宏發死到臨頭仍舊不知悔悟,最后禁不住病毒的痛苦折磨,開槍自殺。大戰前夕,小骨和查理來寧薇墓前,決定要為寧薇完成未完成的使命。兩人攜領眾革命黨人殺進惡魔島,此時尚義海已率領眾手下將大量病毒導彈裝箱就緒,準備等待飛機運往南方剿殺革命力量。雙方展開激烈交火,死傷慘重,瘋狂的尚義海已然變成了惡魔,查理和小骨都身受重傷,小骨為救查理在千鈞一發之際,拼盡最后的氣力殺死尚義海,自己卻身受重傷,查理終于對奄奄一息的小骨道出了內心對小骨的一片愛意。連翻爆炸中,惡魔島上邪惡的病毒武器被炮火毀滅了,革命終將迎來勝利的曙光。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周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

{ganrao}